CN  /  EN

imgboxbg

PUBLICATIONS

投稿与出版电子报

《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已发布,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已发布,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2022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提出了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维护公众健康、促进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新举措,该法将在2023年1月1日起施行。 在该法发布前几日,央视新闻报道了一则农产品行政处罚案件,引起了公众的热烈讨论。2021年10月,榆林罗某夫妇经营的蔬菜粮油店购进了7斤芹菜。当地市场监管局提取2斤进行抽样检查并最终检验不合格。涉案剩余的5斤芹菜,夫妇俩已经以每斤4元价格售出。市场监管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书认定,因涉案芹菜已售出,无购买者信息无法召回,罗某夫妇不能提供供货方许可证明及票据,不能如实说明进货来源,未履行进货查验义务,涉嫌经营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食品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对其做出6.6万元的处罚。 公众普遍反映当地市场监管局的处罚过重,笔者认为农产品的安全是公众舌尖上的大事,相关人员必须严格遵守《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有关规定。现结合该事件,介绍《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重点内容:一、实施农产品质量安全承诺达标合格证制度。承诺达标合格证既包含生产者的具体信息,也包括农产品购销的各类主体的信息和质量安全信息,可以依据合格证追溯所经营农产品的来源。本案中罗某夫妇不能提供供货方许可证明及票据,不能说明进货来源是其主要的违法事实。《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建立的承诺达标合格证制度将更好地实现质量安全能够追根溯源,确保农产品流通各个环节都可以实施更有效、更精准的监管,社会可以更方便地进行监督。二、加强基层监管能力。《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明确了乡镇政府应当落实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责任,协助上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做好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工作;鼓励和支持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建立农产品质量安全信息员工作制度。乡镇政府并没有处罚权,其发挥监督管理、协助的职能,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等部门才能作出处罚的决定。罗某夫妇的案件中,行政处罚是由榆林市榆阳区市场监管局作出。三、增大了处罚力度。《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明确了农产品生产经营者相关的多种违法行为,主要包括使用国家禁止使用的有毒有害物质、销售含有的致病性微生物或者生物毒素的农产品、设施设备不符合国家有关质量安全规定等行为,并规定了5千元、5万元、10万元不等的行政处罚数额。罗某夫妇抽样的蔬菜检验不合格,被处罚6.6万元,广大网友认为处罚过重。笔者认为依据《食品安全法》《陕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裁量权适用规则》等法律法规,对于“生产经营致病性微生物,农药残留、兽药残留、生物毒素、重金属等污染物质以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含量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的”的违法行为,一般情形下的裁量标准为,“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并可以没收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1万元的,并处6.5万元以上8.5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13倍以上17倍以下罚款。”,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数额并没有超出该幅度。从农药残留(毒死蜱)的客观危害后果或潜在危害性来看,该处罚决定不违背“过罚相当”原则。依据《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第70条,农产品生产经营者销售含有国家禁止使用的农药、兽药或者其他化合物的农产品,违法生产经营的农产品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十万元以上十五万元以下罚款。《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正式实施后,销售检测不合格的农产品,即使货值很小,也有可能被处以10万元以上的罚款。 农产品的质量安全应当从源头抓起,重点在于事前的监督,而不是事后的处罚。《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发布和实施应当引起相关从业人员的关注,严格遵守相关的法律规定,才能切实地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瑞典视频游戏集团获得《指环王》系列的知识产权

瑞典视频游戏集团获得《指环王》系列的知识产权

  2022 年 8 月 18 日的新闻报导中,瑞典视频游戏和媒体控股公司 Embracer Group AB 宣布已达成协议,收购拥有J.R.R.托尔金多部文学作品(其中包括《指环王》三部曲和《霍比特人》)的大量知识产权的 Middle-earth Enterprises。   这家瑞典公司现在几乎有无限的商业机会,尤其是“探索更多基于著名人物的电影,如甘道夫、阿拉贡、咕噜、加拉德瑞尔、伊欧温,以及J.R.R.托尔金文学作品中的其他人物的其他电影,并继续通过商品销售和其他体验为粉丝提供探索这个虚构世界的新机会”。   事实上,尽管本交易的具体条款尚未披露,但似乎 Embracer Group AB 获得了全球范围内针对与J.R.R托尔金的奇幻文学作品相关的电影、视频游戏、棋盘游戏、商品销售,甚至主题公园和舞台制作相关的权利。迄今为止,J.R.R. 托尔金的继承人和哈珀科林斯出版集团只保留了印刷出版权。   此新闻提醒读者,文学作品的版权通常包括一些可以全部或部分转移并可以被单独拥有的专有权(即,根据美国法律,复制权、改编权、分销权、公开表演权、公开展示权)。就像力量之戒一样,每项这些专有权都代表权力,允许对文学作品进行有限的开采,而且对该文学作品的完全控制只能由拥有所有这些专有权人所行使。  
Xenpozyme获美国FDA核准ASMD适应症

Xenpozyme获美国FDA核准ASMD适应症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Xenpozyme (Olipudasealfa)用于患有酸性鞘磷脂酶缺乏症(ASMD)的儿童和成人患者的静脉输注。 Xenpozyme是一种治疗酸性鞘磷脂酶缺乏症(ASMD)患者的药物,ASMD是一种遗传病,历史上称为尼曼-皮克病A、A/B和B型。尼曼-皮克病分为三种类型(A、B和C),具有不同的遗传原因和不同的症状。Xenpozyme用于治疗A/B型或B型患者。它旨在治疗与大脑无关的ASMD症状。 由于基因突变,患有A、A/B和B型ASMD的患者缺乏一种功能性酶,即酸性鞘磷脂酶,这种酶存在于溶酶体(身体细胞中分解营养物质和其他物质的部分)中,是分解某些脂肪所必需的。由此产生的脂肪堆积会改变细胞的工作方式并导致它们死亡,从而影响组织和器官的正常功能,包括肝脏、脾脏、肺、心脏和大脑。 Xenpozyme中的活性物质olipudasealfa是正常酸性鞘磷脂酶的副本。它有望替代患者的缺陷酶,从而减少溶酶体内脂肪的堆积并缓解一些疾病症状。然而,因为药物无法穿过将血液与脑组织分开的血脑屏障,预计不会改善影响大脑的症状。 Xenpozyme获得了快速通道、突破性疗法和优先审查指定。它还获得了孤儿药称号,这为帮助和鼓励开发罕见病药物提供了激励措施。FDA向赞助商颁发了罕见的儿科疾病优先审查凭证,以鼓励开发预防和治疗儿童罕见疾病的新药和生物制剂。  
非正常专利行为的认定、处理及救济途径

非正常专利行为的认定、处理及救济途径

  当前,我国正开始从专利大国向专利强国转变,专利工作从追求数量向追求质量转变,以鼓励科技创新。为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各项决策部署,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台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 一、制定背景及重要性 我国知识产权事业蓬勃发展,为国家经济社会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撑,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违背专利法立法宗旨、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不以保护创新为目的的各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扰乱了国家专利工作秩序。为严厉打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从源头上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进行了排查处置。然而,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变化多样、屡禁不止。为了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打击和遏制不以保护创新为目的的各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现制定并发布《办法》,对申请专利行为进一步明确界定规制。 二、什么是非正常专利申请 《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中指出,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是指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以保护创新为目的,不以真实发明创造活动为基础,为牟取不正当利益或者虚构创新业绩、服务绩效,单独或者勾联提交各类专利申请、代理专利申请、转让专利申请权或者专利权等行为。 三、非正常专利申请的具体行为 下列各类行为属于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 1. 同时或者先后提交发明创造内容明显相同、或者实质上由不同发明创造特征或要素简单组合变化而形成的多件专利申请的; 2. 所提交专利申请存在编造、伪造或变造发明创造内容、实验数据或技术效果,或者抄袭、简单替换、拼凑现有技术或现有设计等类似情况的; 3. 所提交专利申请的发明创造与申请人、发明人实际研发能力及资源条件明显不符的; 4. 所提交多件专利申请的发明创造内容系主要利用计算机程序或者其他技术随机生成的; 5. 所提交专利申请的发明创造系为规避可专利性审查目的而故意形成的明显不符合技术改进或设计常理,或者无实际保护价值的变劣、堆砌、非必要缩限保护范围的发明创造,或者无任何检索和审查意义的内容; 6. 为逃避打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监管措施而将实质上与特定单位、个人或地址关联的多件专利申请分散、先后或异地提交的; 7. 不以实施专利技术、设计或其他正当目的倒买倒卖专利申请权或专利权,或者虚假变更发明人、设计人的; 8. 专利代理机构、专利代理师,或者其他机构或个人,代理、诱导、教唆、帮助他人或者与之合谋实施各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 9. 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扰乱正常专利工作秩序的其他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及相关行为。 四、认定非正常专利申请的过程及处理措施 国家知识产权局在专利申请的任何阶段都可以进行非正常专利申请的认定,例如在受理、初审、实审、复审程序或者国际申请的国际阶段程序,当初步认定存在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将会组成专门审查工作组或者授权审查员启动专门审查程序,并且会通知相应申请人,要求其立即停止有关行为,并在指定的期限内主动撤回相关专利申请或法律手续办理请求,或者陈述意见。若申请人在无正当理由下逾期不答复的,相关专利申请被视为撤回,相关法律手续办理请求被视为未提出。 对于被认定的非正常专利申请,国家知识产权局可以视情节不予减缴专利费用;已经减缴的,要求补缴已经减缴的费用。 对于屡犯等情节严重的申请人,自认定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之日起五年内对其专利申请不予减缴专利费用。 对于存在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专利代理机构或者专利代理师,由中华全国专利代理师协会采取自律措施,对于屡犯等情节严重的,由国家知识产权局或者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依法依规进行处罚。 对于存在上述行为的其他机构或个人,由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依据查处无资质专利代理行为的有关规定进行处罚,违反其他法律法规的,依法移送有关部门进行处理。 对于存在非正常申请的单位或者个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涉嫌构成犯罪的,依法移送有关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五、认定为非专利申请后的相关法律救济途径 国家知识产权局对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将在充分考虑相关证据的基础上,秉持客观、公正、审慎的审查原则进行处理。经申请人意见陈述后,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不属于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将纳入正常审查程序继续审查。如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于国家知识产权局处理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可以依照《国家知识产权局行政复议规程》有关规定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行政复议,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如专利申请人对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申请的决定不服的,可以依照专利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复审。 打击非正常申请的目的主要是避免低质量的恶意申请,如果不注意,会使得申请人受到损失、产生不必要的处理过程,情节严重的还会承担刑事责任,所以申请人及代理人在处理类似申请时,务必要谨慎应对,尽可能避免被认定为非正常申请行为。  
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将农业和低排放技术纳入“专利盒”范畴

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将农业和低排放技术纳入“专利盒”范畴

  澳大利亚政府在 2022-23 年联邦预算中宣布扩展新的专利盒计划,以鼓励本土生物和医疗技术领域的创新。这项专利盒计划的扩展旨在支持农业和兽医领域的实用技术创新,以及有助于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技术,来实现澳大利亚政府预计在2050年的净零排放的目标。   “专利盒(Patent Box)”制度,即各国为了激励企业创新而进行的税收优惠政策。澳大利亚这项税收优惠适用于其境内的符合条件的相关专利和植物育种者权利 (Plant Breeders' Rights, PBR)。虽然该计划在公布一年后尚未通过议会,然而一旦开始实行,从事农业和低排放技术领域的公司便可以借由专利盒获得 17% 的优惠税率(大型企业为 30%,中小型企业为 25%)。政府打算将优惠税率适用于以下时间范围内得到授权的专利:在生物和医疗技术领域,预定于 2022 年 7 月 1 日开始实施,并将涵盖 2021 年 5 月 11 日之后获得授权的专利;而在农业和低排放技术领域,预定于 2023 年 7 月 1 日开始实施,并将涵盖 2022 年 3 月 29 日之后获得授权的专利或 PBR。   在农业领域方面,符合资格的专利条件为 “实用并以技术为中心的发明”,其包括受到植物育种者权利(PBRS)保护的植物品种,或者是在澳大利亚农药和兽药管理局(APVMA)所列出的农产品和兽药。而在低排放技术方面,只要是涵盖了减排技术的专利将符合其条件。也就是说,企业必须将具有降低排放潜力的专利技术商业化,而这可以说是将范围拓宽至多个产业领域。   除此之外,联邦预算还宣布,如果研究和开发阶段在澳大利亚进行,那么不管是澳大利亚知识产权局授权的专利,或者是美国专利商标局和欧洲专利局授权的专利都将符合该专利盒的税率优惠资格。现阶段,在澳大利亚政府与产业业协商并解决相关细节后,将会把农业和减排技术纳入专利盒进行相关立法。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知识产权亦需要积跬步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知识产权亦需要积跬步

  富士康创办人郭台铭说过:“阿里山的神木从4000年前种子落地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的伟大”。很多人认为知识产权是富人的游戏,把知识产权看作高大上的产物,认为知识产权不是当务之急,等企业做大再说。   对于这句话笔者是持反对态度,不可以作为知识产权的衡量标准。在未来的市场潮流,任何企业都会重视知识产权,这句话的初衷是好的,千万不可以在实践中走错方向。   很多中小企业其实是有保护意识,可是这种说法造成人云亦云会导致对专利全球布局望而却步,认为只有大型企业才有资格和优势,小企业最多申请商标其余是徒劳无功,干脆放弃或者蜻蜓点水,让大企业去独占鳌头。   笔者总觉得这话和“穷人早工作不要多读书”的观点类似。某大佬小学文化依然赚的衣钵满体,你上个大学还耽误几年工作时间,还要花费买书。这种无稽之谈的言辞在当今社会依然存在。   读书其实是最好的投资,性比价最高,相对比较公平。当然富人读书也有优势,可以接受最好的教育资源、最优秀的老师、最好的资料等。相比较穷人在读书方面的竞争,还是存在一定的竞争空间。但不可以说读书就是富人专享的权利。   知识产权的成本肉眼可见,可以参照笔者上期《企业压价专利代理费实则是赞助竞争对手》,几件专利投入成本完全可控,拿到授权是可以牢牢操作一整个行业!   笔者早期的文章介绍过VirnetX 公司,研发团队不到30人,全球布局140件专利。 先后诉讼苹果、微软因未授权使用VPN、Skype问题,得到78亿人民币的赔偿!   更何况国外专利申请体系完善,通过PCT或者巴黎公约极其方便。   140件发明专利最多200万人民币,可以换取78亿人民币的回报!整整3900倍的回报率!   国内朗科也是这样的实例。早在19年7185净利润中有2816万是专利收取费。   笔者认为在未来高强度竞争的市场下,在知识产权这块,小企业反而具有“逆风翻盘”的能力,因为不需要过度拼资金和人力。小企业初期市场投入较少,即使有风险也可以完全控制,小企业如果牢牢把握高价值专利进行诉讼大企业侵权并据此拿到订单和占领市场比比皆是。   选择大于努力,小企业研发人员够硬,如果早期苦于没有资本的赏识,为何不把重心放在知识产权,绝对是一条合理合法的捷径,性价比最高!
新《反垄断法》正式实施,显现平台经济特点

新《反垄断法》正式实施,显现平台经济特点

  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以下简称《反法》)于2022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本次修订是《反法》自2008年实施以来的首次修订,其进一步明确有关法律规则,对维护公平竞争秩序,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2022年6月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中国反垄断执法年度报告(2021)》。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共查处各类垄断案件175件,同比增长61.5%,罚没金额235.92亿元。其中,阿里巴巴集团和美团“二选一”垄断案,分别罚款182.28亿元、34.42亿元,平台经济领域案件占罚款总金额的大半,引起了社会对垄断行为的广泛关注。平台经济领域出现的垄断行为,严重危害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 新修订的《反垄断法》共8章70条,存在36个条文上的变化,新增12条。本次修法顺应平台经济的竞争规律,围绕平台经济领域竞争的核心要素进行立法。修订的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加大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反法》大幅提高了对相关违法行为的罚款数额,同时增加失信惩戒、刑事责任等更多违法处罚责任形式。第六十条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检察院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二、建立“安全港”制度,《反法》第18条规定,“经营者能够证明其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低于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规定的标准,并符合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规定的其他条件的,不予禁止。”该规定有利于中小型企业对垄断协议风险的可预测性,有助于降低行政执法成本、提高执法效率。三、规范了组织、帮助垄断的行为,《反法》第十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组织其他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或者为其他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提供实质性帮助。要求企业经营过程中,不仅要确保不参与相关的垄断协议,而且也不能为其他企业达成垄断协议提供任何帮助或便利的行为。四、加大对平台经济的规制,《反法》第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数据和算法、技术、资本优势以及平台规则等从事本法禁止的垄断行为。第二十二条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利用数据和算法、技术以及平台规则等从事前款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数字平台近年来发展迅速,影响了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只有在合规合法的框架下,在发挥其在科技创新方面的价值与优势。本次针对平台经济的修订,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遏制“大数据杀熟”、“二选一”等新出现的市场垄断行为,有利于维护平台经济的健康发展。 数字科技蓬勃发展和广泛运用,既带来了市场的蓬勃发展,又增加了新的垄断特征。本次修订《反垄断法》强化了反垄断监管能力,实现公平竞争与创新发展良性互动。        
东阳光亿级降糖药“利格列汀”被判专利侵权

东阳光亿级降糖药“利格列汀”被判专利侵权

  7月2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做出了《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办法》施行以来的首例全国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 责令被请求人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立即从已挂网的药品采购平台撤回被控侵权制剂利格列汀片的挂网;同时责令被请求人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和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制药两合公司(Boehringer Ingelheim Pharma GmbH & Co. KG,下称:勃林格殷格翰)发明专利权(专利号:ZL201510299950.3)的产品。 案件1案号:国知保裁字[2021]1号 案由 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以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东阳光)为被请求人提出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请求。请求涉及发明名称为“8-[3-氨基-哌啶-1-基]-黄嘌呤化合物,其制备方法及作为药物制剂的用途”的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1510299950.3)。 审理过程 2021年11月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该申请; 2021年12月10日,东阳光以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4W113408)申请中止本案审理; 2021年12月15日,本案中止审理; 2022年5月16日,因东阳光撤回无效请求,本案恢复审理; 2022年5月18日,东阳光再次提出中止审理申请(以无效请求案4W114187为由),经合议组合议,不予同意; 2022年6月22日,本案与另一关联案件(案号:国知保裁字[2021] 2号)合并进行口头审理; 2022年6月24日,合议组组织双方当事人对相关实物证据进行了现场展示和核验;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3.请求事项 (1)责令被请求人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涉案专利权的产品。 (2)责令被请求人从已申请挂网的药品采购平台(包括但不限于上海、福建、山东、广东、江西、海南、甘肃、陕西、河南等地)立即撤回其利格列汀片的挂网申请。 4.裁决理由 合议组审理认为,请求人为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涉案专利合法有效,其合法权利应受法律保护。 5.裁决 (一)责令被请求人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制药两合公司发明专利权(专利号: ZL201510299950.3)的产品。 (二)责令被请求人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立即从已挂网的药品采购平台撤回利格列汀片的挂网。   案件2案号:国知保裁字[2021]2号: 1.案由 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以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东阳光)为被请求人提出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请求。请求涉及发明名称为“8-[3-氨基-哌啶-1-基]-黄嘌呤化合物,其制备方法及作为药物制剂的用途”的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1510299950.3)。 2.审理过程 2021年11月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该申请; 2021年11月29日,东阳光以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为由申请中止本案审理,因东阳光未提交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合议组决定不予中止处理; 2021年12月10日,东阳光再次以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为由申请中止本案审理,并提交了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 2021年12月15日,本案中止审理; 2022年5月16日,因东阳光撤回无效请求,本案恢复审理; 2022年5月18日,东阳光再次提出中止审理申请(以无效请求案4W114187为由),经合议组合议,不予再次中止本案审理; 2022年6月22日,本案与另一关联案件(案号:国知保裁字[2021]1号)合并进行口头审理; 2022年6月24日,合议组组织双方当事人对相关实物证据进行了现场展示和核验;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3.请求事项 (1)责令被请求人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涉案专利权的产品。 (2)责令被请求人从已申请挂网的药品采购平台(包括但不限于上海、福建、山东、广东、江西、海南、甘肃、陕西、河南等地)立即撤回其利格列汀片的挂网申请。 4.裁决理由 合议组审理认为,请求人为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涉案专利合法有效,其合法权利应受法律保护。 5.裁决 责令被请求人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和许诺销售侵犯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制药两合公司发明专利权(专利号: ZL201510299950.3)的产品。   两案争议主要焦点 1.关于案件是否需要中止处理 被请求人首次以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申请中止本案审理,合议组根据被请求人的申请,对本案中止审理,恢复审理后,被申请人再次提出中止申请,合议组认为:案件中相同的无效宣告请求人已经提出过一次无效宣告请求,且经过无效宣告程序审理后,该发明专利权仍处于有效状态,统筹考虑裁决的公平与效率,决定不再对案件中止审理。 2.关于被控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 判定被控侵权产品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审查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所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被控侵权产品包含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同或等同技术特征的,应当认定其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本案中,利格列汀为一具体化合物,合议组认为:对于一个具体化合物而言,只要该具体化合物的母核及其母核上各取代基同时落入了权利要求保护通式所列举的各选择要素之一中,可以认为该具体化合物落入通式的保护范围内。 3.关于被请求人是否实施了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 关于制造和销售行为:本案被控侵权产品已在上海等多处医疗机构被购买获得,且已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和说明书中均明确记载了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和生产企业为广东东阳阳光公司(案件1的被请求人),而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案件2的被请求人)与其为关联公司,因此,两案件中的被请求人均未经专利权人许可实施了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 关于许诺销售行为:被请求人的利格列汀片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上市许可批准,已经具备在市场上销售的资格,且被控侵权产品在上海、广东等省(区、市)的相关官方网站上已被公告、公布或执行挂网,在福建、山东等省(区、市)的相关官方网站上至少被公示挂网。被请求人具有向药品集中采购平台所在省(区、市)的医疗机构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明确意思表示,甚至在上海等地已经实施了销售行为。据此,两案件中的被请求人均实施了许诺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 关于药品挂网行为是否属于侵权例外:《中华人名共和国专利法》第七十五条第(五)项规定,为提供行政审批所需要的信息、制造、使用、进口专利药品或者专利医疗器械的,以及专门为其制造、进口专利药品或者专利医疗器械的,不视为侵犯专利权。而药品挂网相关行为不属于《中华人名共和国专利法》第七十五条第(五)项规定的侵权例外情形。
一件备受关注的商标案:

一件备受关注的商标案: 豪华鞋履品牌 Manolo Blahnik 在中国的胜诉

英国豪华鞋履制造商马诺洛・伯拉尼克(Manolo Blahnik)在和我国商人方宇舟长期打官司后,终于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在我国使用自己的品牌名称的权利。上述决定受到广泛关注,也揭发了在执行先申请原则的商标制度中的滥用行为,以及我国当局为打击这些行为所做的努力。   2000年,我国商标局(CTMO)批准了由方宇舟申请注册的“Manolo & Blahnik”商标,此商标的涵盖范围为鞋类。不久之后,马诺洛・伯拉尼克向 CTMO 提出异议,此异议最终被驳回,理由是马诺洛・伯拉尼克的奢侈品牌在我国市场的声誉,无法在有争议的商标注册申请日之前得到证明。此后,马诺洛・伯拉尼克历经20年上诉未果。最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有利于他的判决:方宇舟注册的商标无效。   我国商标制度最初的实施方式是采取先申请先受理制。 。 1982年商标法第四条规定:“企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户,对其生产、制造、加工、拣选或者经销的商品,需要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应当向商标局申请注册”。换句话说,商标的专有权归属于首先提出申请的人,无论其是否打算使用商标。但对申请人身份和意图的总体缺乏要求,因而衍生出许多滥用行为,主要是商标囤积和抢注。此外,未经注册的商标,即在市场上使用、未在商标局正式注册的商标,当初根本不受保护。   1993年,当局修改商标法,目的在制止以欺诈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的商标注册,允许商标局主动地或向其他单位或个人的请求予以撤销。这是反击商标抢注者的第一步。   2001 年 10 月,我国进一步摆脱了在商标制度的僵化,未注册商标首次获得(有条件的)保护。商标法增加了新的规定,特别规定“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模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我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因此,未在我国注册的商标所有人可以在我国商标局反对类似商标的注册,前提是能够证明(1)该商标确实是未注册商标的复制、模仿或翻译, (2) 未注册商标在抗辩申请时为驰名商标, (3) 注册确实可能造成混淆。   2013年,《商标法》明确引入了诚信原则,第七条规定“申请注册和使用商标,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此外,恶意抢注商标在很大程度上无效,第 59 条第 3 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   延续上述修正,2019年商标法进一步完善,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 对商标注册人的诚信存在疑问的,商标局可以要求其“做出说明”。 任何第三方也可以针对其认为不以使用为目的被申请注册或注册的商标提出异议或无效程序。   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在马诺洛・伯拉尼克对诉方宇舟案中的判决非常清楚地反映了中国商标制度如何从激进的先申请制度转变为更加平衡的制度,强调“使用”和“诚信” ”,并严厉打击抢注、囤积商标的行为。
庆辰与华讯三次参展台湾生物科技大展,并与基因在线签约合作!

庆辰与华讯三次参展台湾生物科技大展,并与基因在线签约合作!

庆辰与华讯三次参展台湾生物科技大展,并与基因在线签约合作! 2022年7月28日-7月31日,亚洲极具影响力【台湾生物科技大展】,在台北南港展览馆二馆盛大展出,业界看好中国台湾生技产业蓬勃商机,国内外生技巨擘应邀参展,汇集来自15个参展国家、超过50家上市柜企业、550家指标性大厂、使用1500个摊位,称霸南港展览馆二馆双层展厅,完整展现生技产业从研发到应用完整脉动与成果。展示生技医药领域各阶段技术,两岸与国际间重大产业趋势,以及生技股投资前景等严选资讯。     这是台湾庆辰法律事务所与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第三年参展。   今年除了参展外,7月29日下午庆辰法律事务所与基因在线,共同举办了主题为“生技公司如何迈上成功之道? 估值与授权有所不知”的研讨会议暨双方合作签约活动,邀请各界专家针对生技医药专利布局及并购策略进行交流。   研讨会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线下参与人数达百余人,线上参与人数更是达四万余人。本次会议邀请生技产业估值、授权专业人士、投资方,以及具有实务成功经验公司专家代表,分享专利布局策略、生技公司估值、授权实例,深入探讨生技医药企业如何藉由资本市场的助力,加速技术成熟成功迈向市场化。   庆辰法律事务所与基因在线成功举行合作签约仪式,结合双方专长优势,帮助加速亚洲与美国的生技公司走向市场化,抢先掌握产业新契机。   台湾制药发展协会李芳全理事长致词说道,专利保护在医药领域相当严谨,是促进产业竞争的良好机制,专利布局更仰赖长久、完整规划。     台北市生物产业协会张立言理事长表示,近年中国台湾产业迈向国际市场一大罩门,整体专业布局对于进入全球市场竞争有关键影响力。   华威国际科技合伙人林翰飞分享,过去30年中国台湾经济主要产业包含科技半导体、自行车产业,医药界若类比这两产业,积极掌握上下游整合机会、市场开拓、法规与 IP 布局、争取国际资金,产值有望翻高 2-3 倍。     台湾精准医疗产业协会理事长李钟熙表示,生技医药产业不只有科技与生产制造环节,另外财务投资、法务、智财权不仅不可或缺,也是亚洲生技发展的最大障碍,将来结合产业合作机制与专业知识更有助迈向国际化。     庆辰法律事务所执行合伙人侯庆辰律师以《中美医药专利链接制度的比较》 为题演讲,侯律师提到「专利是大国的游戏」,中国大陆专利的价值未来只会越来越高。侯律师除了分享在中国进行专利无效诉讼案例,也仔细介绍可进行专利无效攻击的两大面向:专利内部与外部瑕疵。     台杉投资王佳惠生技基金协理,分享《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 AI 技术,应用在生医领域时的智财管理》议题。王协理介绍许多 AI 与生技结合的成功案例,包括以 AI 纪录细胞长期活动、分子结构技术,创投公司在这类新兴技术看到了投资机会,也让制药或生技公司挖掘更多智财管理的可行性。   此次活动重头戏是庆辰&基因在线的合作签约!基因在线黄富楠执行长表示,庆辰律师事务所对于专利以及医药皆涉略甚深,对于中国大陆产业发展非常了解,希望能透过合作可以为更多公司服务,结合双方专业发展至全球市场。 侯庆辰律师也提到,希望协助中国台湾的生技业者打世界杯,如何赢的关键就是生技技术必须成熟,再加上专利基础、信息曝光两大工具,有助中国台湾生技业者更上一层楼。   康桥资本副总裁郑又仁,从资本层面和我们分享《资本跨界新战略,再掀一波并购风》,郑总对过去二十年全球医疗保健进行分析,和我们讲述亚太市场和中国市场推动医疗支出的宏观趋势、亚太制药市场和中国市场的增长。目前中国制药正从快速跟随者转向创新者,尽管市场目前处于低迷期,但各大制药/生物技术公司的业务表现依然强劲,显示出行业的弹性业务基本面,只有进行重组、优先排序和精简才能求得生存。     活动的尾声,特邀主持人易威生医副总经理/江苏华瀚总经理李悦宁及多位嘉宾展开精彩的 panel discussion。  针对中国台湾与中国大陆专利链接制度差异,除了关系到各地区诉讼制度差异、诉讼时程不一,也和司法制度的成熟程度有关。  面临生技投资领域的「资金寒冬」,专家分享从 VC 角度在选择投资标的时会更审慎评估 RD 风险可控性、公司有无国际化发展潜力。此外也有公司不选择传统 VC,而是走用可转换公司债进行募资。  最后,讨论到 SPAC 与传统 IPO 上市途径差异,2020-2021 上半年生技界 SPAC 案件峰值,但随着 IPO 市场回稳,且生技业 IPO 和其他企业相比门槛较低,没有获利要求,未来生技企业选择不同上市途径的倾向值得进一步观察。   论坛圆满结束,庆辰与华讯感谢每一位线上线下支持与参与的观众朋友们! 期待下一次与您相见!
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產業前景調查

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產業前景調查

    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主要用於治療及緩解包含慢性阻塞性肺病、氣喘等呼吸道疾病。本文透過彙整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流行病學資料、市場規模預測以及專利申請趨勢的公開數據資料,從三個面向觀察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發展前景。 在流行病學資料方面,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慢性阻塞性肺病是全球第三大死因,2019年造成323萬人死亡,且近90%的70歲以上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死亡發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在氣喘部分,2019年約有2.62億人有氣喘問題,且造成46.1萬人死亡。從流行病學資料可見,由於呼吸道疾病患者眾多,可預期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應具有市場潛力。 在市場規模預測方面,根據市場研究公司Acumen「2019-2016 全球吸入型藥物市場預測」報告,到2026年,全球吸入型藥物市場預計將達到415億美元的規模;另根據市場研究公司GII「肺部藥物輸送系統市場:2021年~2026年的預測」報告,肺部藥物輸送系統的市場規模,至2026年預計達到569億美元。從市場規模預測資料可見,市場研究公司樂觀看待吸入型藥物的市場發展,可預期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市場規模應隨之成長。 在專利申請趨勢方面,根據本公司研究,透過IPC國際專利分類查詢A61M11/00(專用於治療目的之噴霧器或霧化器)、A61M15/00(吸入器)和A61M16/00(以氣體處理法影響病人呼吸系統之器械,例如口對口呼吸;氣管用插管)等技術領域之專利申請案件數量,觀察該些技術領域在六個專利局資料庫(美國、歐洲、中國、日本、韓國與台灣)的專利申請情況[1],發現2015至2020年的專利申請案數量呈現明顯的上升趨勢,數量成長約245%。從專利申請趨勢資料可見,越來越多專利申請人積極投入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專利佈局。 綜上所述,由於呼吸道疾病患者眾多,帶動龐大的用藥需求,可合理預期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市場規模將持續成長,另從專利申請數量觀察,同樣發現明顯的上升趨勢,因此我們認為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產業,未來將呈現正向發展的趨勢。
以超9亿美元,科伦博泰许可默沙东又一ADC药物

以超9亿美元,科伦博泰许可默沙东又一ADC药物

  2022年7月26日,科伦博泰宣布与默沙东(MSD)达成合作及独家许可协议,开发一款用于治疗实体瘤的抗体偶联物(ADC)药物。 根据协议内容,科伦博泰将有偿独家许可默沙东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研发、生产与商业化该款ADC药物。双方还将对该款ADC药物的早期临床开发进行合作。默沙东将根据协议内容和商业化开发阶段向科伦博泰支付3500万美金首付款、不超过9.01亿美金的各类里程碑付款及相应净销售额提成。根据科伦管线推测,此次授权大概率为 Claudin 18.2 ADC 新药 SKB315。 在此次合作前,科伦博泰于今年5月宣布有偿独家许可默沙东在中国(中国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以外区域范围内研发、生产与商业化靶向TROP2的ADC药物SKB-264。双方将针对特定早期临床开发计划进行合作,包括探索 SKB-264 单药及联合可瑞达®(KEYTRUDA®,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治疗晚期实体瘤的潜在价值。该笔交易包括4700 万美元首付款、不超过13.63 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产品上市后的净销售额提成。本次科伦博泰与默沙东再次达成重磅交易,进一步证明了科伦的研发实力,也是科伦新药出海的又一里程碑。 上述许可合作案例体现了知识产权作为企业重要的智力资产, 对企业核心竞争力有着重要的作用:促进企业科技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拓宽市场空间、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等。  
“医药产业的强国战略”线上论坛成功举行!

“医药产业的强国战略”线上论坛成功举行!

生物医药是攸关人民健康、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性产业,生物技术创新成为医药大国竞争的主战场。2021年12月发布的《“十四五”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了创新驱动转型的发展目标。为了响应国家生物医药创新,7月20日下午两点,“医药产业的强国战略--技术,资本与知识产权”线上论坛成功举行。                 本次活动由南京江北新区产业技术研创园和北京培优创新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办,华讯.国际知识产权与涉外法律服务平台、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华讯(上海)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台湾庆辰法律事务所、健策知识产权顾问南京有限公司承办。   本次活动力邀四位行业专家,共同探讨、交流学习医药产业的强国战略--技术,资本与知识产权,目前我国生物医药创新水平与欧美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从医药大国向强国迈进仍面临制度、技术、人才等方面的制约。但知识产权作为国家发展战略性资源和国际竞争力核心要素的作用更加凸显,实施知识产权强国战略,全面提升我国知识产权综合实力,大力激发全社会技术、资本与知识产权的创新活力,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     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庆辰博士分析了药品专利问题的三个利益族群:专利药商、仿制药商、用药大众,并强调任何涉及医药专利的议题,特别是产业化问题,都跟在政策上如何协调以上三者的利益息息相关。从医药专利强制许可的各个方面来解析,给大家提供了一系列建议。   庆辰法律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澳大利亚)简志洋律师从海外的角度,首先分析了澳洲的医药市场的现状以及“旧药新用”的概念。同时为我们讲述了国际大药厂在走专利布局的时候,很多的第一布会从澳洲切入,那药企选择澳洲作为投资的考量优势又有哪些呢:1.效率高、2.投资回报率、3.专利纠纷。简律师给出“可以好好的使用,变成法律工具”的建议。   第三个讲题,由南京知和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多肽首席科学家丁伟博士为大家分享--疫情下国内医药企业的变革。丁博士为我们分析疫情下医药行业发展趋势,从政策层面来看医药企业面临的市场环境,以及对医药企业未来变革的思考。并讲述中医药的破局曙光。   活动的最后,恩然创投合伙人施凯凯博士向我们展示了中国创新药研发的发展历程与2022年上半年-IPO市场回顾,从中美错位对比的角度分析创新药市场发展路径,带来当前生物医药行业的基本判断--“历经风雨,回归常态” 。              华讯在知识产权行业中,一直是一步一个脚印的为企业和高校提供优质且专业的知识产权综合服务,希望在国家和政府的带领下,为中国知识产权强国建设出一份力量、作一份贡献。
最高院发布有关人身保护令案件的规定

最高院发布有关人身保护令案件的规定

  2022年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办理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进一步明确了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适用范围并细化了裁决规则,加强了对家庭暴力受害人权益保护。 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源自于英美法系国家,是一种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民事法律救济措施。2016年3月,我国制定了《反家庭暴力法》,设立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的规定,人身安全保护令是由人民法院以裁定方式发出的,包括禁止施暴令、禁止接触令和迁出令等。人身安全保护令是反家庭暴力法创设的重要制度,也是该法的核心内容。 据统计,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共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10917份,有效保护了家庭暴力受害人的人身安全和人格尊严。虽然人身保护令在反家庭暴力浪潮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在司法实践中,制度机制和法律适用的不足,是制约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有效发挥的瓶颈。 最高人民通过多方面的调研,通过发布《规定》清除了人身保护令在受理、作出程序中的各种障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规定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不以离婚等民事诉讼程序为前提。当事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不需要在先提起离婚诉讼或者其他诉讼,也不需要在申请后一定期限内提起离婚等诉讼。二、扩大人身安全保护令适用范围。《规定》明确冻饿以及经常性侮辱、诽谤、威胁、跟踪、骚扰等均属于家庭暴力。从而进一步明晰人身安全保护令的适用范围。三、明确证据形式及证据标准。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公安机关出警记录、告诫书、伤情鉴定意见等证据,认定家庭暴力事实。但是,实践中,当事人往往难以举证。《规定》列举当事人的陈述、医疗记录等十种证据形式,为家庭暴力受害人留存、收集证据提供清晰的行为指引。同时,《规定》明确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的证明标准是“较大可能性”,而不需要达到“高度可能性”,从而减轻了当事人的举证负担。四、加大对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行为的惩治力度。《规定》将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行为本身纳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适用范围,更有针对性地加大刑事打击力度。 《规定》立足于中国惩治家暴的司法实践,回应了社会关切问题。相信其出台与施行必将成为预防与制止家庭暴力的力量、让崇尚文明、反对暴力成为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和全体社会的良好风尚。  
On

On the efficiency of third-party observations submitted to the European Patent Office

    On April 5, 2022, the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Doctors of the World submitted third-party observations to the European Patent Office (the “EPO”), against two patent applications no. EP3901260 and EP3901261 filed by BioNTech in relation to the same mRNA COVID-19 vaccine.   Doctors of the World observed that these patent applications did not meet the inventiveness requirement set forth in the European Patent Convention, claiming that “BioNtech has simply applied a knowledge derived from the current state of the art and science of mRNA vaccines and coronavirus vaccination – knowledge acquired through the work of researchers from the public sector and universities- directly to a new virus, the Sars-CoV-2”.   To support the foregoing claim, the organization cited prior art showing that (1) the association of a mRNA and a lipid nanoparticle had already been described in the case of a candidate mRNA vaccine against the HIV, while the sequence of the Sars-CoV-2’s spike protein had already been decoded by Chinese researchers in January 2020; and (2) the production of vaccines against coronaviruses through the stabilization of the spike protein in an optimal antigenically condition thanks to the introduction of two proline amino acids had already been described.   These arguments put forward by Doctors of the World have produced the desired results, as BioNTech subsequently modified the scope of the patent claims to include one lipid nanoparticle only. The organization welcomed this outcome, which “opens up opportunities for manufacturers to produce affordable Covid-19 vaccines all around the world”.   This case, which received little media coverage, is a great illustration of the efficiency of the EPO’s third-party observation system. This system allows third parties, following the publication of a European patent application, to present observations concerning the patentability of the invention to which the application or patent relates.   Third-party observations must be filed in writing in English, French or German, and must state the grounds on which they are based. Without delay after filing, they are transferred to the patent applicant or proprietor, who is given the opportunity to respond. Generally speaking, third-party observations are taken into account in the proceedings, unless they have been received after the conclusion of the same. Hence, they are a powerful tool to influence patent application proceedings, and get patent applicants to modify their patent applications or even be refused grant approval.
足球场上的专利战:巴萨可能因使用

足球场上的专利战:巴萨可能因使用 Supponor 的“侵权技术”而支付 3000 万欧元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简称巴萨,Barça)可能会因为使用 Supponor 的技术而支付巨额费用。慕尼黑专利法院裁定,巴萨使用 Supponor 的电子外围广告技术,被裁定非法侵权。巴萨供应商Supponor被指控窃取了 AIM Sport 开发的技术。AIM Sport为其他足球俱乐部(塞维利亚、皇家马德里)的供应商,并且是 Supponor 的直接竞争对手。   这项对巴萨的裁定源于 Supponor 和 AIM Sport 之间的专利战。瑞士公司 AIM Sport 对 Supponor 提起了专利侵权诉讼,Supponor 是一家提供体育场馆电子周边广告解决方案的英国-芬兰公司。慕尼黑专利法院在 3 月底做出了裁决(案件编号:7 O 13502/20),裁决结果有利于 AIM Sport。正因如此,Supponor 不能再将其基于硬件的技术用于德国体育场的电子周边广告。除此之外,AIM Sport 也在对Supponor的最新产品 Supponor Air 采取诉讼行动。   法院认定,Supponor 侵犯了AIM Sport的专利 EP 32 95 663,该专利涵盖了图像数字迭加技术,也就是“将图像数字信息叠加到另一个图像上”。 这项外围广告技术可以在 LED 板上放置特定区域的广告。当德甲联赛在国际上直播时,广播公司可以针对区域目标群体调整虚拟周边广告。也就是说,体育场板上的图像是可以根据区域不同进行单独修改,使用广播信号中的数字信息叠加。例如,德国的观众可能会看到德国啤酒的广告,而西班牙的观众则可能会看到西班牙啤酒的广告。   法官判处 Supponor 在德国停止销售、支付损害赔偿金,以及提供涉案信息并销毁产品。法官在平行诉讼中禁止体育运销商 Sportfive使用该技术(案件编号:7 O 648/21)。Sportfive在虚拟营销方面与 Supponor 密切合作,并在全球推广广告空间。法官还要求 Sportfive 提供相关信息并支付赔偿金。   外围广告技术需要使用体育场的摄像机和其他设备。德国足球联盟(Deutsche Fußball Liga, DFL)在 2018/19 德甲赛季批准使用了 Supponor 和 AIM Sport 的这些技术;而其他国家的足盟也使用该技术。而就在慕尼黑专利法院裁决的前两天,德国足球联盟还批准了Supponor Air,这使该案更具爆炸性。虽然Supponor Air为最新一代的技术,其技术是完全基于软件。然而,尚不清楚慕尼黑的裁决范围是否也涵盖了德甲联赛已经使用了一段时间的 Supponor Air。AIM Sport 方面认为 Supponor Air 侵犯了专利EP 663,他们可能会在下一步尝试打击 Supponor Air。   两家公司之间的这场专利大战涉及庞大的体育商业利益。尽管其他运动赛事同样可以实施两家公司的技术,但单就足球的广告市场估计价值近 1 亿欧元,其中重点在于利润丰厚的足球转播业务,Supponor 和 AIM Sport 都提供了这项技术。Supponor针对EP 663提出专利无效。两家公司将在 7 月中旬再次王见王,届时 AIM Sport 的 EP 663将进入相关程序。而在今年10 月,这两位竞争对手将在英国法院对峙,以争夺外围广告技术在英超体育场的使用。   这场专利战不仅影响了使用两家公司技术的德甲俱乐部,也影响了其他欧洲球会俱乐部。以前使用Supponor技术的球会需对使用非法技术所获得的利润负责,其价值每年可能超过1000万欧元。而2019年起使用Supponor的外围广告技术的巴萨,通过这项广告技术并利用区域赞助业务,以数以百万欧元计的巨大效益增加俱乐部的收入,巴萨面临着可能需要承担超过三千万的赔偿。
中药行业大有可为 多家公募正布局中药ETF

中药行业大有可为 多家公募正布局中药ETF

近年来,中医药相关利好政策不断出台,中医药产业迎来发展红利期。作为机构投资者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少基金公司也在密集布局中药主题产品,尤其是指数型基金。 对于积极布局中药赛道相关产品的原因,多家基金公司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是看好中药行业的投资价值,二是为普通投资者参与中药赛道提供便利的投资渠道。今年6月份以来,富国、招商、汇添富基金纷纷申报跟踪中证中药指数的中药ETF产品,此前,已有华泰柏瑞基金、鹏华基金、银华基金等公司申报相关产品,若上述产品最终获批,首批中药ETF基金将正式面世。 谈及基金公司申报中药ETF产品的原因,招商国证生物医药基金经理许荣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主要缘于当前市场上中药相关产品相对稀缺,中药产业具备不同于其他医药细分赛道的发展逻辑等。” 恒生前海消费升级混合基金经理、医药研究首席鲁娜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受益于政策利好,中医药行业进一步扩容,相关投资价值十分突出,这也是多家公募基金申报中药ETF的主要原因。”“若中药ETF产品获批,对于投资者来说有两大好处。一是降低投资中药行业的难度。中药行业属于知识、技术密集型行业,专业度高,行业发展快,产业链延伸较长,行业细分也较为复杂。二是分散投资风险。相较于单只个股,ETF产品的波动更小。” “不过,医药行业整体专业度高、行业更新发展快,不同细分赛道差异化也较为明显,投资者投资相关品种时需仔细甄别产品的具体投资方向,同时,可更多关注产业以及核心企业相关动态情况。”许荣漫对记者表示。 展望中药板块未来发展,鹏华基金量化及衍生品投资部基金经理张羽翔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此之前,中药板块经历了一段迷茫期和困境期,2022年有望迎来反转;近年来国家大力支持中药发展,相关政策不断出台;在医药整体板块估值回调的大背景下,中药板块作为低估值板块,有望迎来估值重塑;预计此轮中药行情具有中长期可持续性。中药具备消费品和保健品属性。当前,在中老年人群医疗和保健需求日积增长、居民消费升级等因素驱动下,中药行业持续发展,未来中药行业大有可为。”
上一页
1
2
...
35
《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已发布,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已发布,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2022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提出了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维护公众健康、促进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新举措,该法将在2023年1月1日起施行。 在该法发布前几日,央视新闻报道了一则农产品行政处罚案件,引起了公众的热烈讨论。2021年10月,榆林罗某夫妇经营的蔬菜粮油店购进了7斤芹菜。当地市场监管局提取2斤进行抽样检查并最终检验不合格。涉案剩余的5斤芹菜,夫妇俩已经以每斤4元价格售出。市场监管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书认定,因涉案芹菜已售出,无购买者信息无法召回,罗某夫妇不能提供供货方许可证明及票据,不能如实说明进货来源,未履行进货查验义务,涉嫌经营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食品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对其做出6.6万元的处罚。 公众普遍反映当地市场监管局的处罚过重,笔者认为农产品的安全是公众舌尖上的大事,相关人员必须严格遵守《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有关规定。现结合该事件,介绍《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重点内容:一、实施农产品质量安全承诺达标合格证制度。承诺达标合格证既包含生产者的具体信息,也包括农产品购销的各类主体的信息和质量安全信息,可以依据合格证追溯所经营农产品的来源。本案中罗某夫妇不能提供供货方许可证明及票据,不能说明进货来源是其主要的违法事实。《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建立的承诺达标合格证制度将更好地实现质量安全能够追根溯源,确保农产品流通各个环节都可以实施更有效、更精准的监管,社会可以更方便地进行监督。二、加强基层监管能力。《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明确了乡镇政府应当落实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责任,协助上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做好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工作;鼓励和支持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建立农产品质量安全信息员工作制度。乡镇政府并没有处罚权,其发挥监督管理、协助的职能,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等部门才能作出处罚的决定。罗某夫妇的案件中,行政处罚是由榆林市榆阳区市场监管局作出。三、增大了处罚力度。《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明确了农产品生产经营者相关的多种违法行为,主要包括使用国家禁止使用的有毒有害物质、销售含有的致病性微生物或者生物毒素的农产品、设施设备不符合国家有关质量安全规定等行为,并规定了5千元、5万元、10万元不等的行政处罚数额。罗某夫妇抽样的蔬菜检验不合格,被处罚6.6万元,广大网友认为处罚过重。笔者认为依据《食品安全法》《陕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裁量权适用规则》等法律法规,对于“生产经营致病性微生物,农药残留、兽药残留、生物毒素、重金属等污染物质以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含量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的”的违法行为,一般情形下的裁量标准为,“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并可以没收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1万元的,并处6.5万元以上8.5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13倍以上17倍以下罚款。”,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数额并没有超出该幅度。从农药残留(毒死蜱)的客观危害后果或潜在危害性来看,该处罚决定不违背“过罚相当”原则。依据《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第70条,农产品生产经营者销售含有国家禁止使用的农药、兽药或者其他化合物的农产品,违法生产经营的农产品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十万元以上十五万元以下罚款。《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正式实施后,销售检测不合格的农产品,即使货值很小,也有可能被处以10万元以上的罚款。 农产品的质量安全应当从源头抓起,重点在于事前的监督,而不是事后的处罚。《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发布和实施应当引起相关从业人员的关注,严格遵守相关的法律规定,才能切实地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瑞典视频游戏集团获得《指环王》系列的知识产权

瑞典视频游戏集团获得《指环王》系列的知识产权

  2022 年 8 月 18 日的新闻报导中,瑞典视频游戏和媒体控股公司 Embracer Group AB 宣布已达成协议,收购拥有J.R.R.托尔金多部文学作品(其中包括《指环王》三部曲和《霍比特人》)的大量知识产权的 Middle-earth Enterprises。   这家瑞典公司现在几乎有无限的商业机会,尤其是“探索更多基于著名人物的电影,如甘道夫、阿拉贡、咕噜、加拉德瑞尔、伊欧温,以及J.R.R.托尔金文学作品中的其他人物的其他电影,并继续通过商品销售和其他体验为粉丝提供探索这个虚构世界的新机会”。   事实上,尽管本交易的具体条款尚未披露,但似乎 Embracer Group AB 获得了全球范围内针对与J.R.R托尔金的奇幻文学作品相关的电影、视频游戏、棋盘游戏、商品销售,甚至主题公园和舞台制作相关的权利。迄今为止,J.R.R. 托尔金的继承人和哈珀科林斯出版集团只保留了印刷出版权。   此新闻提醒读者,文学作品的版权通常包括一些可以全部或部分转移并可以被单独拥有的专有权(即,根据美国法律,复制权、改编权、分销权、公开表演权、公开展示权)。就像力量之戒一样,每项这些专有权都代表权力,允许对文学作品进行有限的开采,而且对该文学作品的完全控制只能由拥有所有这些专有权人所行使。  
Xenpozyme获美国FDA核准ASMD适应症

Xenpozyme获美国FDA核准ASMD适应症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Xenpozyme (Olipudasealfa)用于患有酸性鞘磷脂酶缺乏症(ASMD)的儿童和成人患者的静脉输注。 Xenpozyme是一种治疗酸性鞘磷脂酶缺乏症(ASMD)患者的药物,ASMD是一种遗传病,历史上称为尼曼-皮克病A、A/B和B型。尼曼-皮克病分为三种类型(A、B和C),具有不同的遗传原因和不同的症状。Xenpozyme用于治疗A/B型或B型患者。它旨在治疗与大脑无关的ASMD症状。 由于基因突变,患有A、A/B和B型ASMD的患者缺乏一种功能性酶,即酸性鞘磷脂酶,这种酶存在于溶酶体(身体细胞中分解营养物质和其他物质的部分)中,是分解某些脂肪所必需的。由此产生的脂肪堆积会改变细胞的工作方式并导致它们死亡,从而影响组织和器官的正常功能,包括肝脏、脾脏、肺、心脏和大脑。 Xenpozyme中的活性物质olipudasealfa是正常酸性鞘磷脂酶的副本。它有望替代患者的缺陷酶,从而减少溶酶体内脂肪的堆积并缓解一些疾病症状。然而,因为药物无法穿过将血液与脑组织分开的血脑屏障,预计不会改善影响大脑的症状。 Xenpozyme获得了快速通道、突破性疗法和优先审查指定。它还获得了孤儿药称号,这为帮助和鼓励开发罕见病药物提供了激励措施。FDA向赞助商颁发了罕见的儿科疾病优先审查凭证,以鼓励开发预防和治疗儿童罕见疾病的新药和生物制剂。  
非正常专利行为的认定、处理及救济途径

非正常专利行为的认定、处理及救济途径

  当前,我国正开始从专利大国向专利强国转变,专利工作从追求数量向追求质量转变,以鼓励科技创新。为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各项决策部署,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台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 一、制定背景及重要性 我国知识产权事业蓬勃发展,为国家经济社会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撑,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违背专利法立法宗旨、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不以保护创新为目的的各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扰乱了国家专利工作秩序。为严厉打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从源头上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进行了排查处置。然而,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变化多样、屡禁不止。为了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打击和遏制不以保护创新为目的的各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现制定并发布《办法》,对申请专利行为进一步明确界定规制。 二、什么是非正常专利申请 《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中指出,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是指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以保护创新为目的,不以真实发明创造活动为基础,为牟取不正当利益或者虚构创新业绩、服务绩效,单独或者勾联提交各类专利申请、代理专利申请、转让专利申请权或者专利权等行为。 三、非正常专利申请的具体行为 下列各类行为属于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 1. 同时或者先后提交发明创造内容明显相同、或者实质上由不同发明创造特征或要素简单组合变化而形成的多件专利申请的; 2. 所提交专利申请存在编造、伪造或变造发明创造内容、实验数据或技术效果,或者抄袭、简单替换、拼凑现有技术或现有设计等类似情况的; 3. 所提交专利申请的发明创造与申请人、发明人实际研发能力及资源条件明显不符的; 4. 所提交多件专利申请的发明创造内容系主要利用计算机程序或者其他技术随机生成的; 5. 所提交专利申请的发明创造系为规避可专利性审查目的而故意形成的明显不符合技术改进或设计常理,或者无实际保护价值的变劣、堆砌、非必要缩限保护范围的发明创造,或者无任何检索和审查意义的内容; 6. 为逃避打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监管措施而将实质上与特定单位、个人或地址关联的多件专利申请分散、先后或异地提交的; 7. 不以实施专利技术、设计或其他正当目的倒买倒卖专利申请权或专利权,或者虚假变更发明人、设计人的; 8. 专利代理机构、专利代理师,或者其他机构或个人,代理、诱导、教唆、帮助他人或者与之合谋实施各类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 9. 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扰乱正常专利工作秩序的其他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及相关行为。 四、认定非正常专利申请的过程及处理措施 国家知识产权局在专利申请的任何阶段都可以进行非正常专利申请的认定,例如在受理、初审、实审、复审程序或者国际申请的国际阶段程序,当初步认定存在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将会组成专门审查工作组或者授权审查员启动专门审查程序,并且会通知相应申请人,要求其立即停止有关行为,并在指定的期限内主动撤回相关专利申请或法律手续办理请求,或者陈述意见。若申请人在无正当理由下逾期不答复的,相关专利申请被视为撤回,相关法律手续办理请求被视为未提出。 对于被认定的非正常专利申请,国家知识产权局可以视情节不予减缴专利费用;已经减缴的,要求补缴已经减缴的费用。 对于屡犯等情节严重的申请人,自认定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之日起五年内对其专利申请不予减缴专利费用。 对于存在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专利代理机构或者专利代理师,由中华全国专利代理师协会采取自律措施,对于屡犯等情节严重的,由国家知识产权局或者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依法依规进行处罚。 对于存在上述行为的其他机构或个人,由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依据查处无资质专利代理行为的有关规定进行处罚,违反其他法律法规的,依法移送有关部门进行处理。 对于存在非正常申请的单位或者个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涉嫌构成犯罪的,依法移送有关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五、认定为非专利申请后的相关法律救济途径 国家知识产权局对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将在充分考虑相关证据的基础上,秉持客观、公正、审慎的审查原则进行处理。经申请人意见陈述后,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不属于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将纳入正常审查程序继续审查。如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对于国家知识产权局处理非正常申请专利行为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可以依照《国家知识产权局行政复议规程》有关规定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行政复议,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如专利申请人对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申请的决定不服的,可以依照专利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复审。 打击非正常申请的目的主要是避免低质量的恶意申请,如果不注意,会使得申请人受到损失、产生不必要的处理过程,情节严重的还会承担刑事责任,所以申请人及代理人在处理类似申请时,务必要谨慎应对,尽可能避免被认定为非正常申请行为。  
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将农业和低排放技术纳入“专利盒”范畴

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将农业和低排放技术纳入“专利盒”范畴

  澳大利亚政府在 2022-23 年联邦预算中宣布扩展新的专利盒计划,以鼓励本土生物和医疗技术领域的创新。这项专利盒计划的扩展旨在支持农业和兽医领域的实用技术创新,以及有助于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技术,来实现澳大利亚政府预计在2050年的净零排放的目标。   “专利盒(Patent Box)”制度,即各国为了激励企业创新而进行的税收优惠政策。澳大利亚这项税收优惠适用于其境内的符合条件的相关专利和植物育种者权利 (Plant Breeders' Rights, PBR)。虽然该计划在公布一年后尚未通过议会,然而一旦开始实行,从事农业和低排放技术领域的公司便可以借由专利盒获得 17% 的优惠税率(大型企业为 30%,中小型企业为 25%)。政府打算将优惠税率适用于以下时间范围内得到授权的专利:在生物和医疗技术领域,预定于 2022 年 7 月 1 日开始实施,并将涵盖 2021 年 5 月 11 日之后获得授权的专利;而在农业和低排放技术领域,预定于 2023 年 7 月 1 日开始实施,并将涵盖 2022 年 3 月 29 日之后获得授权的专利或 PBR。   在农业领域方面,符合资格的专利条件为 “实用并以技术为中心的发明”,其包括受到植物育种者权利(PBRS)保护的植物品种,或者是在澳大利亚农药和兽药管理局(APVMA)所列出的农产品和兽药。而在低排放技术方面,只要是涵盖了减排技术的专利将符合其条件。也就是说,企业必须将具有降低排放潜力的专利技术商业化,而这可以说是将范围拓宽至多个产业领域。   除此之外,联邦预算还宣布,如果研究和开发阶段在澳大利亚进行,那么不管是澳大利亚知识产权局授权的专利,或者是美国专利商标局和欧洲专利局授权的专利都将符合该专利盒的税率优惠资格。现阶段,在澳大利亚政府与产业业协商并解决相关细节后,将会把农业和减排技术纳入专利盒进行相关立法。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知识产权亦需要积跬步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知识产权亦需要积跬步

  富士康创办人郭台铭说过:“阿里山的神木从4000年前种子落地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的伟大”。很多人认为知识产权是富人的游戏,把知识产权看作高大上的产物,认为知识产权不是当务之急,等企业做大再说。   对于这句话笔者是持反对态度,不可以作为知识产权的衡量标准。在未来的市场潮流,任何企业都会重视知识产权,这句话的初衷是好的,千万不可以在实践中走错方向。   很多中小企业其实是有保护意识,可是这种说法造成人云亦云会导致对专利全球布局望而却步,认为只有大型企业才有资格和优势,小企业最多申请商标其余是徒劳无功,干脆放弃或者蜻蜓点水,让大企业去独占鳌头。   笔者总觉得这话和“穷人早工作不要多读书”的观点类似。某大佬小学文化依然赚的衣钵满体,你上个大学还耽误几年工作时间,还要花费买书。这种无稽之谈的言辞在当今社会依然存在。   读书其实是最好的投资,性比价最高,相对比较公平。当然富人读书也有优势,可以接受最好的教育资源、最优秀的老师、最好的资料等。相比较穷人在读书方面的竞争,还是存在一定的竞争空间。但不可以说读书就是富人专享的权利。   知识产权的成本肉眼可见,可以参照笔者上期《企业压价专利代理费实则是赞助竞争对手》,几件专利投入成本完全可控,拿到授权是可以牢牢操作一整个行业!   笔者早期的文章介绍过VirnetX 公司,研发团队不到30人,全球布局140件专利。 先后诉讼苹果、微软因未授权使用VPN、Skype问题,得到78亿人民币的赔偿!   更何况国外专利申请体系完善,通过PCT或者巴黎公约极其方便。   140件发明专利最多200万人民币,可以换取78亿人民币的回报!整整3900倍的回报率!   国内朗科也是这样的实例。早在19年7185净利润中有2816万是专利收取费。   笔者认为在未来高强度竞争的市场下,在知识产权这块,小企业反而具有“逆风翻盘”的能力,因为不需要过度拼资金和人力。小企业初期市场投入较少,即使有风险也可以完全控制,小企业如果牢牢把握高价值专利进行诉讼大企业侵权并据此拿到订单和占领市场比比皆是。   选择大于努力,小企业研发人员够硬,如果早期苦于没有资本的赏识,为何不把重心放在知识产权,绝对是一条合理合法的捷径,性价比最高!
新《反垄断法》正式实施,显现平台经济特点

新《反垄断法》正式实施,显现平台经济特点

  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以下简称《反法》)于2022年8月1日起正式实施,本次修订是《反法》自2008年实施以来的首次修订,其进一步明确有关法律规则,对维护公平竞争秩序,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2022年6月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中国反垄断执法年度报告(2021)》。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共查处各类垄断案件175件,同比增长61.5%,罚没金额235.92亿元。其中,阿里巴巴集团和美团“二选一”垄断案,分别罚款182.28亿元、34.42亿元,平台经济领域案件占罚款总金额的大半,引起了社会对垄断行为的广泛关注。平台经济领域出现的垄断行为,严重危害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 新修订的《反垄断法》共8章70条,存在36个条文上的变化,新增12条。本次修法顺应平台经济的竞争规律,围绕平台经济领域竞争的核心要素进行立法。修订的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加大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反法》大幅提高了对相关违法行为的罚款数额,同时增加失信惩戒、刑事责任等更多违法处罚责任形式。第六十条规定,经营者实施垄断行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检察院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二、建立“安全港”制度,《反法》第18条规定,“经营者能够证明其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低于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规定的标准,并符合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规定的其他条件的,不予禁止。”该规定有利于中小型企业对垄断协议风险的可预测性,有助于降低行政执法成本、提高执法效率。三、规范了组织、帮助垄断的行为,《反法》第十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组织其他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或者为其他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提供实质性帮助。要求企业经营过程中,不仅要确保不参与相关的垄断协议,而且也不能为其他企业达成垄断协议提供任何帮助或便利的行为。四、加大对平台经济的规制,《反法》第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数据和算法、技术、资本优势以及平台规则等从事本法禁止的垄断行为。第二十二条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利用数据和算法、技术以及平台规则等从事前款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数字平台近年来发展迅速,影响了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只有在合规合法的框架下,在发挥其在科技创新方面的价值与优势。本次针对平台经济的修订,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遏制“大数据杀熟”、“二选一”等新出现的市场垄断行为,有利于维护平台经济的健康发展。 数字科技蓬勃发展和广泛运用,既带来了市场的蓬勃发展,又增加了新的垄断特征。本次修订《反垄断法》强化了反垄断监管能力,实现公平竞争与创新发展良性互动。        
东阳光亿级降糖药“利格列汀”被判专利侵权

东阳光亿级降糖药“利格列汀”被判专利侵权

  7月2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做出了《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办法》施行以来的首例全国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 责令被请求人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立即从已挂网的药品采购平台撤回被控侵权制剂利格列汀片的挂网;同时责令被请求人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和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制药两合公司(Boehringer Ingelheim Pharma GmbH & Co. KG,下称:勃林格殷格翰)发明专利权(专利号:ZL201510299950.3)的产品。 案件1案号:国知保裁字[2021]1号 案由 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以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东阳光)为被请求人提出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请求。请求涉及发明名称为“8-[3-氨基-哌啶-1-基]-黄嘌呤化合物,其制备方法及作为药物制剂的用途”的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1510299950.3)。 审理过程 2021年11月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该申请; 2021年12月10日,东阳光以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4W113408)申请中止本案审理; 2021年12月15日,本案中止审理; 2022年5月16日,因东阳光撤回无效请求,本案恢复审理; 2022年5月18日,东阳光再次提出中止审理申请(以无效请求案4W114187为由),经合议组合议,不予同意; 2022年6月22日,本案与另一关联案件(案号:国知保裁字[2021] 2号)合并进行口头审理; 2022年6月24日,合议组组织双方当事人对相关实物证据进行了现场展示和核验;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3.请求事项 (1)责令被请求人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涉案专利权的产品。 (2)责令被请求人从已申请挂网的药品采购平台(包括但不限于上海、福建、山东、广东、江西、海南、甘肃、陕西、河南等地)立即撤回其利格列汀片的挂网申请。 4.裁决理由 合议组审理认为,请求人为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涉案专利合法有效,其合法权利应受法律保护。 5.裁决 (一)责令被请求人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制药两合公司发明专利权(专利号: ZL201510299950.3)的产品。 (二)责令被请求人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立即从已挂网的药品采购平台撤回利格列汀片的挂网。   案件2案号:国知保裁字[2021]2号: 1.案由 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以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东阳光)为被请求人提出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请求。请求涉及发明名称为“8-[3-氨基-哌啶-1-基]-黄嘌呤化合物,其制备方法及作为药物制剂的用途”的发明专利(专利号:ZL201510299950.3)。 2.审理过程 2021年11月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该申请; 2021年11月29日,东阳光以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为由申请中止本案审理,因东阳光未提交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合议组决定不予中止处理; 2021年12月10日,东阳光再次以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为由申请中止本案审理,并提交了无效宣告请求受理通知书; 2021年12月15日,本案中止审理; 2022年5月16日,因东阳光撤回无效请求,本案恢复审理; 2022年5月18日,东阳光再次提出中止审理申请(以无效请求案4W114187为由),经合议组合议,不予再次中止本案审理; 2022年6月22日,本案与另一关联案件(案号:国知保裁字[2021]1号)合并进行口头审理; 2022年6月24日,合议组组织双方当事人对相关实物证据进行了现场展示和核验;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3.请求事项 (1)责令被请求人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涉案专利权的产品。 (2)责令被请求人从已申请挂网的药品采购平台(包括但不限于上海、福建、山东、广东、江西、海南、甘肃、陕西、河南等地)立即撤回其利格列汀片的挂网申请。 4.裁决理由 合议组审理认为,请求人为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涉案专利合法有效,其合法权利应受法律保护。 5.裁决 责令被请求人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和许诺销售侵犯请求人勃林格殷格翰制药两合公司发明专利权(专利号: ZL201510299950.3)的产品。   两案争议主要焦点 1.关于案件是否需要中止处理 被请求人首次以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申请中止本案审理,合议组根据被请求人的申请,对本案中止审理,恢复审理后,被申请人再次提出中止申请,合议组认为:案件中相同的无效宣告请求人已经提出过一次无效宣告请求,且经过无效宣告程序审理后,该发明专利权仍处于有效状态,统筹考虑裁决的公平与效率,决定不再对案件中止审理。 2.关于被控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 判定被控侵权产品技术方案是否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审查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所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被控侵权产品包含与权利要求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同或等同技术特征的,应当认定其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本案中,利格列汀为一具体化合物,合议组认为:对于一个具体化合物而言,只要该具体化合物的母核及其母核上各取代基同时落入了权利要求保护通式所列举的各选择要素之一中,可以认为该具体化合物落入通式的保护范围内。 3.关于被请求人是否实施了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 关于制造和销售行为:本案被控侵权产品已在上海等多处医疗机构被购买获得,且已销售的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和说明书中均明确记载了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和生产企业为广东东阳阳光公司(案件1的被请求人),而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案件2的被请求人)与其为关联公司,因此,两案件中的被请求人均未经专利权人许可实施了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 关于许诺销售行为:被请求人的利格列汀片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上市许可批准,已经具备在市场上销售的资格,且被控侵权产品在上海、广东等省(区、市)的相关官方网站上已被公告、公布或执行挂网,在福建、山东等省(区、市)的相关官方网站上至少被公示挂网。被请求人具有向药品集中采购平台所在省(区、市)的医疗机构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明确意思表示,甚至在上海等地已经实施了销售行为。据此,两案件中的被请求人均实施了许诺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行为。 关于药品挂网行为是否属于侵权例外:《中华人名共和国专利法》第七十五条第(五)项规定,为提供行政审批所需要的信息、制造、使用、进口专利药品或者专利医疗器械的,以及专门为其制造、进口专利药品或者专利医疗器械的,不视为侵犯专利权。而药品挂网相关行为不属于《中华人名共和国专利法》第七十五条第(五)项规定的侵权例外情形。
一件备受关注的商标案:

一件备受关注的商标案: 豪华鞋履品牌 Manolo Blahnik 在中国的胜诉

英国豪华鞋履制造商马诺洛・伯拉尼克(Manolo Blahnik)在和我国商人方宇舟长期打官司后,终于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在我国使用自己的品牌名称的权利。上述决定受到广泛关注,也揭发了在执行先申请原则的商标制度中的滥用行为,以及我国当局为打击这些行为所做的努力。   2000年,我国商标局(CTMO)批准了由方宇舟申请注册的“Manolo & Blahnik”商标,此商标的涵盖范围为鞋类。不久之后,马诺洛・伯拉尼克向 CTMO 提出异议,此异议最终被驳回,理由是马诺洛・伯拉尼克的奢侈品牌在我国市场的声誉,无法在有争议的商标注册申请日之前得到证明。此后,马诺洛・伯拉尼克历经20年上诉未果。最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有利于他的判决:方宇舟注册的商标无效。   我国商标制度最初的实施方式是采取先申请先受理制。 。 1982年商标法第四条规定:“企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户,对其生产、制造、加工、拣选或者经销的商品,需要取得商标专用权的,应当向商标局申请注册”。换句话说,商标的专有权归属于首先提出申请的人,无论其是否打算使用商标。但对申请人身份和意图的总体缺乏要求,因而衍生出许多滥用行为,主要是商标囤积和抢注。此外,未经注册的商标,即在市场上使用、未在商标局正式注册的商标,当初根本不受保护。   1993年,当局修改商标法,目的在制止以欺诈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的商标注册,允许商标局主动地或向其他单位或个人的请求予以撤销。这是反击商标抢注者的第一步。   2001 年 10 月,我国进一步摆脱了在商标制度的僵化,未注册商标首次获得(有条件的)保护。商标法增加了新的规定,特别规定“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模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我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因此,未在我国注册的商标所有人可以在我国商标局反对类似商标的注册,前提是能够证明(1)该商标确实是未注册商标的复制、模仿或翻译, (2) 未注册商标在抗辩申请时为驰名商标, (3) 注册确实可能造成混淆。   2013年,《商标法》明确引入了诚信原则,第七条规定“申请注册和使用商标,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此外,恶意抢注商标在很大程度上无效,第 59 条第 3 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   延续上述修正,2019年商标法进一步完善,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 对商标注册人的诚信存在疑问的,商标局可以要求其“做出说明”。 任何第三方也可以针对其认为不以使用为目的被申请注册或注册的商标提出异议或无效程序。   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在马诺洛・伯拉尼克对诉方宇舟案中的判决非常清楚地反映了中国商标制度如何从激进的先申请制度转变为更加平衡的制度,强调“使用”和“诚信” ”,并严厉打击抢注、囤积商标的行为。
庆辰与华讯三次参展台湾生物科技大展,并与基因在线签约合作!

庆辰与华讯三次参展台湾生物科技大展,并与基因在线签约合作!

庆辰与华讯三次参展台湾生物科技大展,并与基因在线签约合作! 2022年7月28日-7月31日,亚洲极具影响力【台湾生物科技大展】,在台北南港展览馆二馆盛大展出,业界看好中国台湾生技产业蓬勃商机,国内外生技巨擘应邀参展,汇集来自15个参展国家、超过50家上市柜企业、550家指标性大厂、使用1500个摊位,称霸南港展览馆二馆双层展厅,完整展现生技产业从研发到应用完整脉动与成果。展示生技医药领域各阶段技术,两岸与国际间重大产业趋势,以及生技股投资前景等严选资讯。     这是台湾庆辰法律事务所与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第三年参展。   今年除了参展外,7月29日下午庆辰法律事务所与基因在线,共同举办了主题为“生技公司如何迈上成功之道? 估值与授权有所不知”的研讨会议暨双方合作签约活动,邀请各界专家针对生技医药专利布局及并购策略进行交流。   研讨会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线下参与人数达百余人,线上参与人数更是达四万余人。本次会议邀请生技产业估值、授权专业人士、投资方,以及具有实务成功经验公司专家代表,分享专利布局策略、生技公司估值、授权实例,深入探讨生技医药企业如何藉由资本市场的助力,加速技术成熟成功迈向市场化。   庆辰法律事务所与基因在线成功举行合作签约仪式,结合双方专长优势,帮助加速亚洲与美国的生技公司走向市场化,抢先掌握产业新契机。   台湾制药发展协会李芳全理事长致词说道,专利保护在医药领域相当严谨,是促进产业竞争的良好机制,专利布局更仰赖长久、完整规划。     台北市生物产业协会张立言理事长表示,近年中国台湾产业迈向国际市场一大罩门,整体专业布局对于进入全球市场竞争有关键影响力。   华威国际科技合伙人林翰飞分享,过去30年中国台湾经济主要产业包含科技半导体、自行车产业,医药界若类比这两产业,积极掌握上下游整合机会、市场开拓、法规与 IP 布局、争取国际资金,产值有望翻高 2-3 倍。     台湾精准医疗产业协会理事长李钟熙表示,生技医药产业不只有科技与生产制造环节,另外财务投资、法务、智财权不仅不可或缺,也是亚洲生技发展的最大障碍,将来结合产业合作机制与专业知识更有助迈向国际化。     庆辰法律事务所执行合伙人侯庆辰律师以《中美医药专利链接制度的比较》 为题演讲,侯律师提到「专利是大国的游戏」,中国大陆专利的价值未来只会越来越高。侯律师除了分享在中国进行专利无效诉讼案例,也仔细介绍可进行专利无效攻击的两大面向:专利内部与外部瑕疵。     台杉投资王佳惠生技基金协理,分享《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 AI 技术,应用在生医领域时的智财管理》议题。王协理介绍许多 AI 与生技结合的成功案例,包括以 AI 纪录细胞长期活动、分子结构技术,创投公司在这类新兴技术看到了投资机会,也让制药或生技公司挖掘更多智财管理的可行性。   此次活动重头戏是庆辰&基因在线的合作签约!基因在线黄富楠执行长表示,庆辰律师事务所对于专利以及医药皆涉略甚深,对于中国大陆产业发展非常了解,希望能透过合作可以为更多公司服务,结合双方专业发展至全球市场。 侯庆辰律师也提到,希望协助中国台湾的生技业者打世界杯,如何赢的关键就是生技技术必须成熟,再加上专利基础、信息曝光两大工具,有助中国台湾生技业者更上一层楼。   康桥资本副总裁郑又仁,从资本层面和我们分享《资本跨界新战略,再掀一波并购风》,郑总对过去二十年全球医疗保健进行分析,和我们讲述亚太市场和中国市场推动医疗支出的宏观趋势、亚太制药市场和中国市场的增长。目前中国制药正从快速跟随者转向创新者,尽管市场目前处于低迷期,但各大制药/生物技术公司的业务表现依然强劲,显示出行业的弹性业务基本面,只有进行重组、优先排序和精简才能求得生存。     活动的尾声,特邀主持人易威生医副总经理/江苏华瀚总经理李悦宁及多位嘉宾展开精彩的 panel discussion。  针对中国台湾与中国大陆专利链接制度差异,除了关系到各地区诉讼制度差异、诉讼时程不一,也和司法制度的成熟程度有关。  面临生技投资领域的「资金寒冬」,专家分享从 VC 角度在选择投资标的时会更审慎评估 RD 风险可控性、公司有无国际化发展潜力。此外也有公司不选择传统 VC,而是走用可转换公司债进行募资。  最后,讨论到 SPAC 与传统 IPO 上市途径差异,2020-2021 上半年生技界 SPAC 案件峰值,但随着 IPO 市场回稳,且生技业 IPO 和其他企业相比门槛较低,没有获利要求,未来生技企业选择不同上市途径的倾向值得进一步观察。   论坛圆满结束,庆辰与华讯感谢每一位线上线下支持与参与的观众朋友们! 期待下一次与您相见!
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產業前景調查

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產業前景調查

    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主要用於治療及緩解包含慢性阻塞性肺病、氣喘等呼吸道疾病。本文透過彙整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流行病學資料、市場規模預測以及專利申請趨勢的公開數據資料,從三個面向觀察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發展前景。 在流行病學資料方面,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慢性阻塞性肺病是全球第三大死因,2019年造成323萬人死亡,且近90%的70歲以上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死亡發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在氣喘部分,2019年約有2.62億人有氣喘問題,且造成46.1萬人死亡。從流行病學資料可見,由於呼吸道疾病患者眾多,可預期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應具有市場潛力。 在市場規模預測方面,根據市場研究公司Acumen「2019-2016 全球吸入型藥物市場預測」報告,到2026年,全球吸入型藥物市場預計將達到415億美元的規模;另根據市場研究公司GII「肺部藥物輸送系統市場:2021年~2026年的預測」報告,肺部藥物輸送系統的市場規模,至2026年預計達到569億美元。從市場規模預測資料可見,市場研究公司樂觀看待吸入型藥物的市場發展,可預期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市場規模應隨之成長。 在專利申請趨勢方面,根據本公司研究,透過IPC國際專利分類查詢A61M11/00(專用於治療目的之噴霧器或霧化器)、A61M15/00(吸入器)和A61M16/00(以氣體處理法影響病人呼吸系統之器械,例如口對口呼吸;氣管用插管)等技術領域之專利申請案件數量,觀察該些技術領域在六個專利局資料庫(美國、歐洲、中國、日本、韓國與台灣)的專利申請情況[1],發現2015至2020年的專利申請案數量呈現明顯的上升趨勢,數量成長約245%。從專利申請趨勢資料可見,越來越多專利申請人積極投入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專利佈局。 綜上所述,由於呼吸道疾病患者眾多,帶動龐大的用藥需求,可合理預期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的市場規模將持續成長,另從專利申請數量觀察,同樣發現明顯的上升趨勢,因此我們認為吸入式藥物遞送裝置產業,未來將呈現正向發展的趨勢。
以超9亿美元,科伦博泰许可默沙东又一ADC药物

以超9亿美元,科伦博泰许可默沙东又一ADC药物

  2022年7月26日,科伦博泰宣布与默沙东(MSD)达成合作及独家许可协议,开发一款用于治疗实体瘤的抗体偶联物(ADC)药物。 根据协议内容,科伦博泰将有偿独家许可默沙东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研发、生产与商业化该款ADC药物。双方还将对该款ADC药物的早期临床开发进行合作。默沙东将根据协议内容和商业化开发阶段向科伦博泰支付3500万美金首付款、不超过9.01亿美金的各类里程碑付款及相应净销售额提成。根据科伦管线推测,此次授权大概率为 Claudin 18.2 ADC 新药 SKB315。 在此次合作前,科伦博泰于今年5月宣布有偿独家许可默沙东在中国(中国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以外区域范围内研发、生产与商业化靶向TROP2的ADC药物SKB-264。双方将针对特定早期临床开发计划进行合作,包括探索 SKB-264 单药及联合可瑞达®(KEYTRUDA®,帕博利珠单抗)用于治疗晚期实体瘤的潜在价值。该笔交易包括4700 万美元首付款、不超过13.63 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产品上市后的净销售额提成。本次科伦博泰与默沙东再次达成重磅交易,进一步证明了科伦的研发实力,也是科伦新药出海的又一里程碑。 上述许可合作案例体现了知识产权作为企业重要的智力资产, 对企业核心竞争力有着重要的作用:促进企业科技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拓宽市场空间、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等。  
“医药产业的强国战略”线上论坛成功举行!

“医药产业的强国战略”线上论坛成功举行!

生物医药是攸关人民健康、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性产业,生物技术创新成为医药大国竞争的主战场。2021年12月发布的《“十四五”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了创新驱动转型的发展目标。为了响应国家生物医药创新,7月20日下午两点,“医药产业的强国战略--技术,资本与知识产权”线上论坛成功举行。                 本次活动由南京江北新区产业技术研创园和北京培优创新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办,华讯.国际知识产权与涉外法律服务平台、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华讯(上海)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台湾庆辰法律事务所、健策知识产权顾问南京有限公司承办。   本次活动力邀四位行业专家,共同探讨、交流学习医药产业的强国战略--技术,资本与知识产权,目前我国生物医药创新水平与欧美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从医药大国向强国迈进仍面临制度、技术、人才等方面的制约。但知识产权作为国家发展战略性资源和国际竞争力核心要素的作用更加凸显,实施知识产权强国战略,全面提升我国知识产权综合实力,大力激发全社会技术、资本与知识产权的创新活力,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     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庆辰博士分析了药品专利问题的三个利益族群:专利药商、仿制药商、用药大众,并强调任何涉及医药专利的议题,特别是产业化问题,都跟在政策上如何协调以上三者的利益息息相关。从医药专利强制许可的各个方面来解析,给大家提供了一系列建议。   庆辰法律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澳大利亚)简志洋律师从海外的角度,首先分析了澳洲的医药市场的现状以及“旧药新用”的概念。同时为我们讲述了国际大药厂在走专利布局的时候,很多的第一布会从澳洲切入,那药企选择澳洲作为投资的考量优势又有哪些呢:1.效率高、2.投资回报率、3.专利纠纷。简律师给出“可以好好的使用,变成法律工具”的建议。   第三个讲题,由南京知和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多肽首席科学家丁伟博士为大家分享--疫情下国内医药企业的变革。丁博士为我们分析疫情下医药行业发展趋势,从政策层面来看医药企业面临的市场环境,以及对医药企业未来变革的思考。并讲述中医药的破局曙光。   活动的最后,恩然创投合伙人施凯凯博士向我们展示了中国创新药研发的发展历程与2022年上半年-IPO市场回顾,从中美错位对比的角度分析创新药市场发展路径,带来当前生物医药行业的基本判断--“历经风雨,回归常态” 。              华讯在知识产权行业中,一直是一步一个脚印的为企业和高校提供优质且专业的知识产权综合服务,希望在国家和政府的带领下,为中国知识产权强国建设出一份力量、作一份贡献。
最高院发布有关人身保护令案件的规定

最高院发布有关人身保护令案件的规定

  2022年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办理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进一步明确了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适用范围并细化了裁决规则,加强了对家庭暴力受害人权益保护。 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源自于英美法系国家,是一种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民事法律救济措施。2016年3月,我国制定了《反家庭暴力法》,设立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的规定,人身安全保护令是由人民法院以裁定方式发出的,包括禁止施暴令、禁止接触令和迁出令等。人身安全保护令是反家庭暴力法创设的重要制度,也是该法的核心内容。 据统计,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共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10917份,有效保护了家庭暴力受害人的人身安全和人格尊严。虽然人身保护令在反家庭暴力浪潮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在司法实践中,制度机制和法律适用的不足,是制约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有效发挥的瓶颈。 最高人民通过多方面的调研,通过发布《规定》清除了人身保护令在受理、作出程序中的各种障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规定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不以离婚等民事诉讼程序为前提。当事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不需要在先提起离婚诉讼或者其他诉讼,也不需要在申请后一定期限内提起离婚等诉讼。二、扩大人身安全保护令适用范围。《规定》明确冻饿以及经常性侮辱、诽谤、威胁、跟踪、骚扰等均属于家庭暴力。从而进一步明晰人身安全保护令的适用范围。三、明确证据形式及证据标准。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公安机关出警记录、告诫书、伤情鉴定意见等证据,认定家庭暴力事实。但是,实践中,当事人往往难以举证。《规定》列举当事人的陈述、医疗记录等十种证据形式,为家庭暴力受害人留存、收集证据提供清晰的行为指引。同时,《规定》明确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的证明标准是“较大可能性”,而不需要达到“高度可能性”,从而减轻了当事人的举证负担。四、加大对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行为的惩治力度。《规定》将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行为本身纳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适用范围,更有针对性地加大刑事打击力度。 《规定》立足于中国惩治家暴的司法实践,回应了社会关切问题。相信其出台与施行必将成为预防与制止家庭暴力的力量、让崇尚文明、反对暴力成为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和全体社会的良好风尚。  
On

On the efficiency of third-party observations submitted to the European Patent Office

    On April 5, 2022, the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Doctors of the World submitted third-party observations to the European Patent Office (the “EPO”), against two patent applications no. EP3901260 and EP3901261 filed by BioNTech in relation to the same mRNA COVID-19 vaccine.   Doctors of the World observed that these patent applications did not meet the inventiveness requirement set forth in the European Patent Convention, claiming that “BioNtech has simply applied a knowledge derived from the current state of the art and science of mRNA vaccines and coronavirus vaccination – knowledge acquired through the work of researchers from the public sector and universities- directly to a new virus, the Sars-CoV-2”.   To support the foregoing claim, the organization cited prior art showing that (1) the association of a mRNA and a lipid nanoparticle had already been described in the case of a candidate mRNA vaccine against the HIV, while the sequence of the Sars-CoV-2’s spike protein had already been decoded by Chinese researchers in January 2020; and (2) the production of vaccines against coronaviruses through the stabilization of the spike protein in an optimal antigenically condition thanks to the introduction of two proline amino acids had already been described.   These arguments put forward by Doctors of the World have produced the desired results, as BioNTech subsequently modified the scope of the patent claims to include one lipid nanoparticle only. The organization welcomed this outcome, which “opens up opportunities for manufacturers to produce affordable Covid-19 vaccines all around the world”.   This case, which received little media coverage, is a great illustration of the efficiency of the EPO’s third-party observation system. This system allows third parties, following the publication of a European patent application, to present observations concerning the patentability of the invention to which the application or patent relates.   Third-party observations must be filed in writing in English, French or German, and must state the grounds on which they are based. Without delay after filing, they are transferred to the patent applicant or proprietor, who is given the opportunity to respond. Generally speaking, third-party observations are taken into account in the proceedings, unless they have been received after the conclusion of the same. Hence, they are a powerful tool to influence patent application proceedings, and get patent applicants to modify their patent applications or even be refused grant approval.
足球场上的专利战:巴萨可能因使用

足球场上的专利战:巴萨可能因使用 Supponor 的“侵权技术”而支付 3000 万欧元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简称巴萨,Barça)可能会因为使用 Supponor 的技术而支付巨额费用。慕尼黑专利法院裁定,巴萨使用 Supponor 的电子外围广告技术,被裁定非法侵权。巴萨供应商Supponor被指控窃取了 AIM Sport 开发的技术。AIM Sport为其他足球俱乐部(塞维利亚、皇家马德里)的供应商,并且是 Supponor 的直接竞争对手。   这项对巴萨的裁定源于 Supponor 和 AIM Sport 之间的专利战。瑞士公司 AIM Sport 对 Supponor 提起了专利侵权诉讼,Supponor 是一家提供体育场馆电子周边广告解决方案的英国-芬兰公司。慕尼黑专利法院在 3 月底做出了裁决(案件编号:7 O 13502/20),裁决结果有利于 AIM Sport。正因如此,Supponor 不能再将其基于硬件的技术用于德国体育场的电子周边广告。除此之外,AIM Sport 也在对Supponor的最新产品 Supponor Air 采取诉讼行动。   法院认定,Supponor 侵犯了AIM Sport的专利 EP 32 95 663,该专利涵盖了图像数字迭加技术,也就是“将图像数字信息叠加到另一个图像上”。 这项外围广告技术可以在 LED 板上放置特定区域的广告。当德甲联赛在国际上直播时,广播公司可以针对区域目标群体调整虚拟周边广告。也就是说,体育场板上的图像是可以根据区域不同进行单独修改,使用广播信号中的数字信息叠加。例如,德国的观众可能会看到德国啤酒的广告,而西班牙的观众则可能会看到西班牙啤酒的广告。   法官判处 Supponor 在德国停止销售、支付损害赔偿金,以及提供涉案信息并销毁产品。法官在平行诉讼中禁止体育运销商 Sportfive使用该技术(案件编号:7 O 648/21)。Sportfive在虚拟营销方面与 Supponor 密切合作,并在全球推广广告空间。法官还要求 Sportfive 提供相关信息并支付赔偿金。   外围广告技术需要使用体育场的摄像机和其他设备。德国足球联盟(Deutsche Fußball Liga, DFL)在 2018/19 德甲赛季批准使用了 Supponor 和 AIM Sport 的这些技术;而其他国家的足盟也使用该技术。而就在慕尼黑专利法院裁决的前两天,德国足球联盟还批准了Supponor Air,这使该案更具爆炸性。虽然Supponor Air为最新一代的技术,其技术是完全基于软件。然而,尚不清楚慕尼黑的裁决范围是否也涵盖了德甲联赛已经使用了一段时间的 Supponor Air。AIM Sport 方面认为 Supponor Air 侵犯了专利EP 663,他们可能会在下一步尝试打击 Supponor Air。   两家公司之间的这场专利大战涉及庞大的体育商业利益。尽管其他运动赛事同样可以实施两家公司的技术,但单就足球的广告市场估计价值近 1 亿欧元,其中重点在于利润丰厚的足球转播业务,Supponor 和 AIM Sport 都提供了这项技术。Supponor针对EP 663提出专利无效。两家公司将在 7 月中旬再次王见王,届时 AIM Sport 的 EP 663将进入相关程序。而在今年10 月,这两位竞争对手将在英国法院对峙,以争夺外围广告技术在英超体育场的使用。   这场专利战不仅影响了使用两家公司技术的德甲俱乐部,也影响了其他欧洲球会俱乐部。以前使用Supponor技术的球会需对使用非法技术所获得的利润负责,其价值每年可能超过1000万欧元。而2019年起使用Supponor的外围广告技术的巴萨,通过这项广告技术并利用区域赞助业务,以数以百万欧元计的巨大效益增加俱乐部的收入,巴萨面临着可能需要承担超过三千万的赔偿。
中药行业大有可为 多家公募正布局中药ETF

中药行业大有可为 多家公募正布局中药ETF

近年来,中医药相关利好政策不断出台,中医药产业迎来发展红利期。作为机构投资者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少基金公司也在密集布局中药主题产品,尤其是指数型基金。 对于积极布局中药赛道相关产品的原因,多家基金公司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一是看好中药行业的投资价值,二是为普通投资者参与中药赛道提供便利的投资渠道。今年6月份以来,富国、招商、汇添富基金纷纷申报跟踪中证中药指数的中药ETF产品,此前,已有华泰柏瑞基金、鹏华基金、银华基金等公司申报相关产品,若上述产品最终获批,首批中药ETF基金将正式面世。 谈及基金公司申报中药ETF产品的原因,招商国证生物医药基金经理许荣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主要缘于当前市场上中药相关产品相对稀缺,中药产业具备不同于其他医药细分赛道的发展逻辑等。” 恒生前海消费升级混合基金经理、医药研究首席鲁娜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受益于政策利好,中医药行业进一步扩容,相关投资价值十分突出,这也是多家公募基金申报中药ETF的主要原因。”“若中药ETF产品获批,对于投资者来说有两大好处。一是降低投资中药行业的难度。中药行业属于知识、技术密集型行业,专业度高,行业发展快,产业链延伸较长,行业细分也较为复杂。二是分散投资风险。相较于单只个股,ETF产品的波动更小。” “不过,医药行业整体专业度高、行业更新发展快,不同细分赛道差异化也较为明显,投资者投资相关品种时需仔细甄别产品的具体投资方向,同时,可更多关注产业以及核心企业相关动态情况。”许荣漫对记者表示。 展望中药板块未来发展,鹏华基金量化及衍生品投资部基金经理张羽翔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此之前,中药板块经历了一段迷茫期和困境期,2022年有望迎来反转;近年来国家大力支持中药发展,相关政策不断出台;在医药整体板块估值回调的大背景下,中药板块作为低估值板块,有望迎来估值重塑;预计此轮中药行情具有中长期可持续性。中药具备消费品和保健品属性。当前,在中老年人群医疗和保健需求日积增长、居民消费升级等因素驱动下,中药行业持续发展,未来中药行业大有可为。”
上一页
1
2
...
35
这是描述信息

江苏省南京市江北新区江淼路88号腾飞大厦B座20层2001

版权所有◎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

备案号:苏ICP备xxxxxx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