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消息_详情

美国专利质量之:审查员欺诈

【摘要】:
南京华讯指出,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主要问题不在钱,而在管理。大量美国专利审查员通过远程在家工作项目频频作弊,造成了美国专利审查质量整体下滑,但美国专利商标局却还在不断纵容包庇。  2005年,美国专利商标局(以下简称专利局)开始了远程工作项目。这个项目是奥巴马政府的标杆工程,奥巴马政府希望成功后在政府的各个部门推行这一创新制度,吸引美国各路天才加盟政府,提高美国的政治活力。  美国专利局的远程工作系统

  南京华讯指出,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主要问题不在钱,而在管理。大量美国专利审查员通过远程在家工作项目频频作弊,造成了美国专利审查质量整体下滑,但美国专利商标局却还在不断纵容包庇。

  2005年,美国专利商标局(以下简称专利局)开始了远程工作项目。这个项目是奥巴马政府的标杆工程,奥巴马政府希望成功后在政府的各个部门推行这一创新制度,吸引美国各路天才加盟政府,提高美国的政治活力。

  美国专利局的远程工作系统推出后,拍马屁的媒体就赞不绝口,什么“专利商标局是远程工作的榜样”,什么“专利商标局展示远程工作的完美图景”等等不一而足。这也使得专利局成为最受美国联邦雇员羡慕的单位。然而,该局内部的调查显示问题很多,不工作拿工资和奖金的情况大量存在,各级管理者缺少监管工具,甚至有高层纵容审查员在申报工时弄虚作假!

  专利局内部调查在2012年开始, 4名检举者向专利局的上级部门美国商务部举报专利审查员滥用新制度现象严重。商务部的总检察官将举报转交给了专利局,专利局委派了一个内部的调查团队,包括4个人力资源官员,两个副总顾问,一个会计。内部调查的核心是被政府内外赞誉的远程工作项目,也就是在家工作。调查结果2013年出来,调查结果触目惊心。共有8300左右的员工不断虚报工作时间,其中一半是远程工作者。很多人最后为他们没有做的工作领取了奖金。有审查监察员(美国专利局的专利审查员分成557个技术组,每个组有一个审查监察员。技术组之上是技术中心,共有9个技术中心,每个中心由一个主管负责,共有26个主管。这些主管向5个副局长助理汇报,副局长助理向副局长回报,副局长向局长汇报)表示,他们早发现了这种情况。当他们拿着欺诈证据要求调取雇员的电脑记录时,被高层官员断然拒绝了,结果是不了了之,很少有撒谎者被处罚。

  美国专利商标局在内部调查时共有11627个雇员,其中有7902个是专利审查员。这些审查员都是技术领域的专家,通常拥有硕士博士学位,他们在联邦雇员中工资最高等级,最高可以拿到每年148000美元。调查显示,有大约3800名专利审查员所有时间都在家工作,有2700名专利审查员部分时间在家工作。

  调查者发现专利局的员工管理系统非常松散,在家工作的雇员,有的远在加利福尼亚,他们不必登陆单位的计算机网络,也不必告诉自己的监察员自己的工作时间,甚至不必当天就回复自己领导打来的电话。他们的领导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在办公桌旁。专利局对他们没有任何控制手段。专利局的管理团队相当脆弱,涉及到关键问题就王顾左右而言他。审查员整年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不必到岗,违规也没有任何处罚措施。

  更令舆论不满的是,在2013年夏天专利局转交内部调查报告给美国商务部监管机构时,报告的敏感部分消失了。删节的报告结论模糊,说被调查的审查监察员在专利审查员是否滥用规则方面的意见前后矛盾。送给商业部总检察官的报告总结说:“不知道检举者系统性滥用的指责是不是真实的。”最后,一个专利局官员向商务部总检察官提供了完整的原始报告。原报告32页,节选的报告只有16页!

  原始报告提出了专利局商业模式的根本性问题,描述了被专利局高层领导忽视的一种欺骗文化。这种文化导致专利局管理者执法不严、导致一线监察人员手足无措。南京华讯认为专利局的发言人说删节的版本是最终、经过领导认真考虑的、准确的和完整的报告。专利局首席公共事务交流官托德﹒埃尔默对媒体说,原报告是供讨论的草稿,是对调查结果的最初尝试性描述,经过总顾问总咨询办公室律师审查认为原报告很多结论是片面的,得不到事实和调查记录的支持。埃尔默说,删节的报告更加准确、完整地反映了调查结果。

  调查报告提及了一些典型的案例。有个审查员一年旷工304个小时,但拿到了全部工资。虽然不断被警告,该审查员还继续说谎,被抓到违规两次,专利局也没有开除。另一个审查员申报说自己工作了266个小时,但没有证据证明她确实在岗。这也没有关系,她领走了12533美元报酬。她从没有被指责虚报工时,因为一个助理副总裁拒绝她的监察员调取全部计算机记录的要求,却坚称她应该被课以较轻的屡次不答复监察员联系要求的处分;她也没有被要求返回这些钱。调查人员发现一线的监察员对表现不好的审查员无能为力。他们即使发现了工作时间表不准确,但高层坚持不同意进一步审查,也不准监察员做记录。一个监察员说他发现审查员使用鼠标运动外挂程序,他发现了,拍了照,报到最高主管那里,却没有结果。调查报告的这些部分都被删节了。

  有人举报说审查员只在每个季度快结束时工作。他们会在每个季度最后的两星期完成500%到1000%的工作量,这样就会从工作不合格跃升到可以接受奖励的标准。内部调查发现这是普遍存在的现象。被调查的80个审查监察员中,70%说很大数量的审查员没有长时间工作,在每个季度的最后几天赶出工作量。这样对专利审查质量很有影响。审查监察官说很多专利审查员的工作质量标准低,达到最低标准就成,这样才能赶出尽量多的审查工作量。

  另外,美国专利局的专利审查员还可以“按揭工作”,就是将季度最后两个星期的疯狂加班后仍然没有完成的工作现行写进报表,再用两个星期真正完成审查工作,提交有效的工作成果。被删节的报告解释说这是因为这些被怀疑赶工作的审查员花了很多时间检索和审查,他们希望在提交前自己的工作更加精确!

  内部审查报告的结论是:美国专利商标局管理层不愿意采取行动,即使是在不端行为猖獗、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调查者建议在工时记录有异议时应该进行彻底的调查。呈到商务部总检察官案头的报告却说管理者没有接触证实欺诈的计算机记录是因为他们不想被视作电子监控的“老大哥”(奥威尔小说《1984》里边的专制者,大反派)。

  作为旁证,2014年7月,商务部的调查显示,专利局上诉委员会的几十个法律助理在家工作,却在四年中拿着全额工资,每天在家上网洗衣服读书。据调查,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专利局职位冻结,没有雇佣新裁判官处理投诉的积压案件,所以这些法律助理分到很少的工作,等待新裁判官到位。

  2014年8月10日,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美国专利专利局在给自己的监管机构(商务局)的报告中过滤掉最坏远程工作滥用案例。这一报道引起了社会舆论的极大关注。

  在华盛顿邮报报道一天后, 专利商标局的高管还在负隅顽抗。2014年8月11日,主持工作的专利商标局副局长米歇尔·李(现任局长)在内部发布了鼓舞士气的电邮,电邮附件中的声频文件共90秒钟:“我希望你们都知道我对你们每天的工作多骄傲,你们所有的努力对创造新工作和商业发展非常关键。”李说华盛顿邮报的新闻报道将专利商标局推到了聚光灯下,她重申自己支持远程工作项目,因为这使得专利局成为众人追逐的工作岗位。“就像每个伟大的项目或者组织,总有提升的空间,我希望向你们保证,我们都继续努力,坚持正确的激励和工具平衡,帮助我们最先进的远程工作项目成为黄金标准。”

  一周后,美国商务部向全球47000名员工发布了严厉的电邮,警告错误的时间记录是非法的,提醒他们保留准确的工作记录:“雇员、监察员和记时员”有责任在每个工作周期保证准确、完整、及时地报告工作时间,包括准确的远程办公工作时间记录,工作时间内不工作的时间。……你们的工作和出席记录是办公文档,必须准确保留。

  南京华讯美国专利专家指出,美国专利局在商业和经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该机构成队的审查员和其他官员没有完成所托。据信,这导致美国有60万件专利申请积压,预计清理时间将超过5年。很多媒体也将美国专利质量下降和专利流氓盛行归过于专利商标局糟糕的审查质量。在舆论的压力下,国会众议院也成立了独立团队,开展对远程工作滥用的调查,专利局审查员逍遥快活的日子恐怕到头了。

电话:+86 25 56673162 #8008
E-Mail:
service@chinaipic.com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浦滨路150号中科创新广场5号604

微信公众号

CONTACT

版权所有 © 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      备案号:苏ICP备15002104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