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  EN

imgboxbg

NEWS

最新消息

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 分类:最新消息
  • 作者:华讯知识产权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2 14:2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发布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该局发布的相关公告表示该办法是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1]。 过去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过一系列措施以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如国知发保字〔2021〕1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通知》中就规定了很多详细措施,在该文中国家知识产权局甚至痛下决心规定“2021年6月底前要全面取消各级专利申请阶段的资助。……各地方要逐步减少对专利授权的各类财政资助,在2025年以前全部取消”[2]。此外,原国家知识产权局第75号局令公布过修订的《关于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若干规定》[3]。2016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出台过《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从创造、申请、代理、审查、保护、运用等各个环节着手,全面提升专利质量[4]。   虽然目前以《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为核心的上述系列文件,规定了大量促进专利质量的措施,但笔者认为唯独缺失了保障发明人权益的措施。笔者认为,切实保障发明人利益,不但能激励发明人的创造热情,还能有效降低非正常申请、虚假转让等现象,助力提升专利申请、专利权的质量。在保障发明人权益方面,当务之急是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一、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专利法》规定:国家鼓励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立法者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的想法是好的,但规定这样的措施最终能不能让发明人得到实惠,则要打个问号。   实际上,一些单位一直在规避给发明人任何奖励报酬。单位之所以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原因包括单位和发明人合谋搞虚假发明,这种情形下单位当然会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   也有发明人真实做出了有竞争力的发明创造,相关专利实施后也产生了经济效益,但单位就是不给奖励报酬。因为这些单位对发明人是用完则弃的思想,发明人因此离职的话,单位还能招聘更加年轻有活力的技术人员。   这种想规避发明人奖励报酬的单位,根本不等专利法规定实行产权激励的条款实施,早就以用人单位的优势地位,与发明人签署了各种没有任何实际好处的所谓奖励报酬合同,或者颁布了不合理的奖励报酬规章制度,并且依法优先适用了这种合同或规章制度。笔者就曾经见过某单位涨价五千多倍卖期权给发明人的合同,发明人真买这样的期权的话,不是获得奖励报酬,而是在送钱给单位了。该单位知识产权管理人员还挖空心思颁布以虚名代替实利的奖励报酬的规章制度,即给发明人各种头衔(但工资、上下级关系、工作内容都不变),作为奖励报酬。匪夷所思的是,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就支持以提高职位作为专利奖励报酬。   笔者建议,改变目前在发明人奖励报酬方面单位与发明人的约定优先的做法,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即选择约定优选还是法定优选,以此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在发明人有选择权的情况下,虚假发明也会相应减少,因为专利奖励报酬将变成不可避免要付出的成本,单位造假时也会有所顾忌。赋予发明人选择权才能真正保障发明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才能真正形成良好的创新生态,激励发明创造,达到专利法的立法目的。   此外,强化专利奖励报酬权,还要破除一些让发明人奖励报酬落空的规定,如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规定,对于委托开发,“约定申请专利的权利归委托方时,由委托方享有申请专利的权利。专利被授权后,受托方因不享有专利权而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励与报酬支付;委托方虽享有专利权,但发明人、设计人不是委托方的职工,故亦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酬支付”。这种规定让相当一部分发明人得不到专利奖励报酬,实际上这种规定也在指引单位如何合法规避专利奖励报酬。   二、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四十七条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这是承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对包括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在内的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设立了优先受让权。   但很是遗憾,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似乎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目前专利权人提交文件办理专利转让时,并不需要提交发明人知情且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证明文件。也许有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宜干涉此事,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受到侵犯可以向法院起诉。但类比公司法设立的有限公司股东优先受让权,工商登记部门却是严格保护,没有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是不可能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股权向股东以外的人的转让的。国家重视投资人的产权保护,却不重视发明人的权益保护,让人感到遗憾。   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也就不宣传发明人有此权利。这导致广大发明人并不知道有该权利。2021年3月22日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民事案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由下,以优先受让权为关键词进行查询,共检索到28篇文书。但遗憾的是细查之下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的文书为0篇。出现这种结果,是目前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吗?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而是广大发明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此权利,所以也就产生不了纠纷。检索结果中有多篇文书记载的内容涉及劳动合同规定用人单位对发明人的非职务成果享有优先受让权[5],这似乎表示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在现实中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了用人单位有非职务发明的优先受让权了。 也正因为专利权转让手续简单,为获取国家相应政策支持而进行虚假转让并没有什么成本,也根本不必担心发明人主张优先受让权,所以才会有虚假转让,甚至是价款为0元的虚假转让。如果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落到实处,用人单位敢以0元虚假转让专利、专利申请吗?   笔者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转让手续的文件必须包括发明人知悉转让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此外,业界多年前就呼吁设立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发明人优先受让权。如2007年陈震在《技术许可中职务发明人权益的保护研究——兼析职务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一文中就呼吁:我国有必要明确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享有技术许可的优先受让权,不仅可以防止单位利用技术许可规避职务发明人的技术转让优先受让权,而且可以弥补我国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中权益保障的不足[6]。然而多年过去了,《民法典》也颁布了,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的规定仍旧没有踪影。   笔者在此呼吁设立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并且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登记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时候,审查备案手续的文件是否包括发明人知悉许可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综上所述,笔者完全赞同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专利质量提升视为系统工程并从系统入手解决专利质量问题的做法。笔者同时认为,这个系统中应当有发明人的一席之地。忽视发明人权益去谈专利质量提升,无异于希望马儿跑但希望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国家这些年对创新虽然有种种激励措施,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是着重对创新的投资者进行激励,对发明人的激励则要看投资者愿意不愿意、大方不大方。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会损害中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在人力资源全球化的今天,高端科技人才是会选择对自己友好的市场环境的。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我们国家应当补齐发明人权益保护的短板。 原创 黄辉 知识产权那点事     

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概要描述】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发布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该局发布的相关公告表示该办法是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1]。



过去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过一系列措施以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如国知发保字〔2021〕1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通知》中就规定了很多详细措施,在该文中国家知识产权局甚至痛下决心规定“2021年6月底前要全面取消各级专利申请阶段的资助。……各地方要逐步减少对专利授权的各类财政资助,在2025年以前全部取消”[2]。此外,原国家知识产权局第75号局令公布过修订的《关于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若干规定》[3]。2016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出台过《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从创造、申请、代理、审查、保护、运用等各个环节着手,全面提升专利质量[4]。

 

虽然目前以《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为核心的上述系列文件,规定了大量促进专利质量的措施,但笔者认为唯独缺失了保障发明人权益的措施。笔者认为,切实保障发明人利益,不但能激励发明人的创造热情,还能有效降低非正常申请、虚假转让等现象,助力提升专利申请、专利权的质量。在保障发明人权益方面,当务之急是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一、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专利法》规定:国家鼓励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立法者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的想法是好的,但规定这样的措施最终能不能让发明人得到实惠,则要打个问号。

 

实际上,一些单位一直在规避给发明人任何奖励报酬。单位之所以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原因包括单位和发明人合谋搞虚假发明,这种情形下单位当然会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

 

也有发明人真实做出了有竞争力的发明创造,相关专利实施后也产生了经济效益,但单位就是不给奖励报酬。因为这些单位对发明人是用完则弃的思想,发明人因此离职的话,单位还能招聘更加年轻有活力的技术人员。

 

这种想规避发明人奖励报酬的单位,根本不等专利法规定实行产权激励的条款实施,早就以用人单位的优势地位,与发明人签署了各种没有任何实际好处的所谓奖励报酬合同,或者颁布了不合理的奖励报酬规章制度,并且依法优先适用了这种合同或规章制度。笔者就曾经见过某单位涨价五千多倍卖期权给发明人的合同,发明人真买这样的期权的话,不是获得奖励报酬,而是在送钱给单位了。该单位知识产权管理人员还挖空心思颁布以虚名代替实利的奖励报酬的规章制度,即给发明人各种头衔(但工资、上下级关系、工作内容都不变),作为奖励报酬。匪夷所思的是,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就支持以提高职位作为专利奖励报酬。

 

笔者建议,改变目前在发明人奖励报酬方面单位与发明人的约定优先的做法,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即选择约定优选还是法定优选,以此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在发明人有选择权的情况下,虚假发明也会相应减少,因为专利奖励报酬将变成不可避免要付出的成本,单位造假时也会有所顾忌。赋予发明人选择权才能真正保障发明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才能真正形成良好的创新生态,激励发明创造,达到专利法的立法目的。

 

此外,强化专利奖励报酬权,还要破除一些让发明人奖励报酬落空的规定,如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规定,对于委托开发,“约定申请专利的权利归委托方时,由委托方享有申请专利的权利。专利被授权后,受托方因不享有专利权而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励与报酬支付;委托方虽享有专利权,但发明人、设计人不是委托方的职工,故亦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酬支付”。这种规定让相当一部分发明人得不到专利奖励报酬,实际上这种规定也在指引单位如何合法规避专利奖励报酬。

 

二、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四十七条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这是承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对包括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在内的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设立了优先受让权。

 

但很是遗憾,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似乎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目前专利权人提交文件办理专利转让时,并不需要提交发明人知情且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证明文件。也许有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宜干涉此事,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受到侵犯可以向法院起诉。但类比公司法设立的有限公司股东优先受让权,工商登记部门却是严格保护,没有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是不可能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股权向股东以外的人的转让的。国家重视投资人的产权保护,却不重视发明人的权益保护,让人感到遗憾。

 

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也就不宣传发明人有此权利。这导致广大发明人并不知道有该权利。2021年3月22日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民事案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由下,以优先受让权为关键词进行查询,共检索到28篇文书。但遗憾的是细查之下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的文书为0篇。出现这种结果,是目前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吗?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而是广大发明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此权利,所以也就产生不了纠纷。检索结果中有多篇文书记载的内容涉及劳动合同规定用人单位对发明人的非职务成果享有优先受让权[5],这似乎表示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在现实中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了用人单位有非职务发明的优先受让权了。



也正因为专利权转让手续简单,为获取国家相应政策支持而进行虚假转让并没有什么成本,也根本不必担心发明人主张优先受让权,所以才会有虚假转让,甚至是价款为0元的虚假转让。如果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落到实处,用人单位敢以0元虚假转让专利、专利申请吗?

 

笔者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转让手续的文件必须包括发明人知悉转让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此外,业界多年前就呼吁设立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发明人优先受让权。如2007年陈震在《技术许可中职务发明人权益的保护研究——兼析职务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一文中就呼吁:我国有必要明确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享有技术许可的优先受让权,不仅可以防止单位利用技术许可规避职务发明人的技术转让优先受让权,而且可以弥补我国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中权益保障的不足[6]。然而多年过去了,《民法典》也颁布了,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的规定仍旧没有踪影。

 

笔者在此呼吁设立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并且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登记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时候,审查备案手续的文件是否包括发明人知悉许可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综上所述,笔者完全赞同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专利质量提升视为系统工程并从系统入手解决专利质量问题的做法。笔者同时认为,这个系统中应当有发明人的一席之地。忽视发明人权益去谈专利质量提升,无异于希望马儿跑但希望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国家这些年对创新虽然有种种激励措施,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是着重对创新的投资者进行激励,对发明人的激励则要看投资者愿意不愿意、大方不大方。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会损害中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在人力资源全球化的今天,高端科技人才是会选择对自己友好的市场环境的。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我们国家应当补齐发明人权益保护的短板。

原创 黄辉 知识产权那点事 

 

 

  • 分类:最新消息
  • 作者:华讯知识产权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2 14:28
  • 访问量:
详情

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发布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该局发布的相关公告表示该办法是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1]

过去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过一系列措施以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如国知发保字〔2021〕1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通知》中就规定了很多详细措施,在该文中国家知识产权局甚至痛下决心规定“2021年6月底前要全面取消各级专利申请阶段的资助。……各地方要逐步减少对专利授权的各类财政资助,在2025年以前全部取消”[2]。此外,原国家知识产权局第75号局令公布过修订的《关于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若干规定》[3]2016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出台过《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从创造、申请、代理、审查、保护、运用等各个环节着手,全面提升专利质量[4]

 

虽然目前以《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为核心的上述系列文件,规定了大量促进专利质量的措施,但笔者认为唯独缺失了保障发明人权益的措施。笔者认为,切实保障发明人利益,不但能激励发明人的创造热情,还能有效降低非正常申请、虚假转让等现象,助力提升专利申请、专利权的质量。在保障发明人权益方面,当务之急是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一、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专利法》规定:国家鼓励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立法者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的想法是好的,但规定这样的措施最终能不能让发明人得到实惠,则要打个问号。

 

实际上,一些单位一直在规避给发明人任何奖励报酬。单位之所以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原因包括单位和发明人合谋搞虚假发明,这种情形下单位当然会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

 

也有发明人真实做出了有竞争力的发明创造,相关专利实施后也产生了经济效益,但单位就是不给奖励报酬。因为这些单位对发明人是用完则弃的思想,发明人因此离职的话,单位还能招聘更加年轻有活力的技术人员。

 

这种想规避发明人奖励报酬的单位,根本不等专利法规定实行产权激励的条款实施,早就以用人单位的优势地位,与发明人签署了各种没有任何实际好处的所谓奖励报酬合同,或者颁布了不合理的奖励报酬规章制度,并且依法优先适用了这种合同或规章制度。笔者就曾经见过某单位涨价五千多倍卖期权给发明人的合同,发明人真买这样的期权的话,不是获得奖励报酬,而是在送钱给单位了。该单位知识产权管理人员还挖空心思颁布以虚名代替实利的奖励报酬的规章制度,即给发明人各种头衔(但工资、上下级关系、工作内容都不变),作为奖励报酬。匪夷所思的是,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就支持以提高职位作为专利奖励报酬。

 

笔者建议,改变目前在发明人奖励报酬方面单位与发明人的约定优先的做法,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即选择约定优选还是法定优选,以此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在发明人有选择权的情况下,虚假发明也会相应减少,因为专利奖励报酬将变成不可避免要付出的成本,单位造假时也会有所顾忌。赋予发明人选择权才能真正保障发明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才能真正形成良好的创新生态,激励发明创造,达到专利法的立法目的。

 

此外,强化专利奖励报酬权,还要破除一些让发明人奖励报酬落空的规定,如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规定,对于委托开发,“约定申请专利的权利归委托方时,由委托方享有申请专利的权利。专利被授权后,受托方因不享有专利权而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励与报酬支付;委托方虽享有专利权,但发明人、设计人不是委托方的职工,故亦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酬支付”。这种规定让相当一部分发明人得不到专利奖励报酬,实际上这种规定也在指引单位如何合法规避专利奖励报酬。

 

二、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四十七条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这是承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对包括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在内的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设立了优先受让权。

 

但很是遗憾,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似乎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目前专利权人提交文件办理专利转让时,并不需要提交发明人知情且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证明文件。也许有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宜干涉此事,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受到侵犯可以向法院起诉。但类比公司法设立的有限公司股东优先受让权,工商登记部门却是严格保护,没有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是不可能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股权向股东以外的人的转让的。国家重视投资人的产权保护,却不重视发明人的权益保护,让人感到遗憾。

 

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也就不宣传发明人有此权利。这导致广大发明人并不知道有该权利。2021年3月22日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民事案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由下,以优先受让权为关键词进行查询,共检索到28篇文书。但遗憾的是细查之下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的文书为0篇。出现这种结果,是目前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吗?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而是广大发明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此权利,所以也就产生不了纠纷。检索结果中有多篇文书记载的内容涉及劳动合同规定用人单位对发明人的非职务成果享有优先受让权[5],这似乎表示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在现实中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了用人单位有非职务发明的优先受让权了。

也正因为专利权转让手续简单,为获取国家相应政策支持而进行虚假转让并没有什么成本,也根本不必担心发明人主张优先受让权,所以才会有虚假转让,甚至是价款为0元的虚假转让。如果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落到实处,用人单位敢以0元虚假转让专利、专利申请吗?

 

笔者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转让手续的文件必须包括发明人知悉转让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此外,业界多年前就呼吁设立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发明人优先受让权。如2007年陈震在《技术许可中职务发明人权益的保护研究——兼析职务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一文中就呼吁:我国有必要明确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享有技术许可的优先受让权,不仅可以防止单位利用技术许可规避职务发明人的技术转让优先受让权,而且可以弥补我国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中权益保障的不足[6]。然而多年过去了,《民法典》也颁布了,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的规定仍旧没有踪影。

 

笔者在此呼吁设立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并且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登记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时候,审查备案手续的文件是否包括发明人知悉许可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综上所述,笔者完全赞同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专利质量提升视为系统工程并从系统入手解决专利质量问题的做法。笔者同时认为,这个系统中应当有发明人的一席之地。忽视发明人权益去谈专利质量提升,无异于希望马儿跑但希望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国家这些年对创新虽然有种种激励措施,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是着重对创新的投资者进行激励,对发明人的激励则要看投资者愿意不愿意、大方不大方。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会损害中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在人力资源全球化的今天,高端科技人才是会选择对自己友好的市场环境的。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我们国家应当补齐发明人权益保护的短板。

原创 黄辉 知识产权那点事 

 

 

关键词:

Zhongsheng

Zhongsheng Pharma: Holding subsidiary obtains international patent certificate

Zhongsheng Pharma: Holding subsidiary obtains international patent certificate Recently, Zhongsheng Pharmaceutical (002317.SZ) issued an announcement that Guangdong Zhongsheng Ruichuang Biotechnology Co., Ltd. (referred to as "Zhongsheng Ruichuang"), a subsidiary of the company, has received patent certificates issued by the 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 and the Japan Patent Office. Among them, the certified patent ANTI-INFLUENZA VIRUS PYRIMIDINE DERIVATIVE is a compound patent of the ZSP1273 project, an innovative drug developed by Zhongsheng Ruichuang for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influenza A and human avian influenza, and belongs to the core patent of the project. The ZSP1273 project is the first small-molecule RNA polymerase inhibitor approved for clinical trials in China for the treatment of influenza A. A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 for the treatment of adult simple influenza A is currently underway to further confirm its efficacy and safety. ZSP1273 granules have obtained the "Notice of Drug Clinical Trial Approval" issued by the National Medical Products Administration (NMPA), and are actively preparing to carry out phase II clinical studies of simple influenza for children. Another certified patent for the amorphous form of a pyrrolidine derivative as a PPAR agonist and its preparation method is the crystal form patent of the ZSP0678 project, a class of innovative drugs deployed in the field of liver diseases by Zhongsheng Ruichuang, which belongs to the core patent of the project. ZSP0678 is an innovative drug developed by Zhongsheng Ruichuang for the treatment of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NASH) and primary biliary cholangitis (PBC) with a clear mechanism of action and independent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t present, the clinical trial of ZSP0678 tablets for the treatment of NASH has been approved by the NMPA, and it is in the stage of writing the summary report of the phase I clinical study. The clinical trial of ZSP0678 tablets for the treatment of  PBC for new indications has obtained the "Clinical Trial Notice" issued by the NMPA, and the clinical trial work will be organized and implemented as planned. Up to now, the compound patent of the ZSP1273 project has been granted patents in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Japan, South Korea, Australia, New Zealand, Russia, Singapore, South Africa,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acau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and other countries/regions; The crystal form patent of the ZSP0678 project has obtained patent authorization from Australia, Russia, Japan and other countries/regions, and the glob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system of the company's innovative drug project is gradually improving.
2021-12-03
“太平鸟”抄袭风波涉及的知识产权

“太平鸟”抄袭风波涉及的知识产权

近日,太平鸟因屡陷抄袭风波而被冲上热搜,曾一度被评为国货之光并转型成功的太平鸟再次被推向公众审判台。太平鸟企业因抄袭而产生的一次次纠纷属于服装行业的知识产权纠纷,具体涉及的是服装著作权的问题。 在著作权意义上,服装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指目前服装市场上一些定型化的大类服装;第二类是指具有欣赏性的时装艺术服装。对于第二类,它一般是由专门的服装设计者设计,表达着特定的思想与情感,体现了设计者的独特构思,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规定的作品,应受著作权法保护。第二类服装设计中的设计图纸包含服装设计效果图和服装框架图。服装设计效果图能够归于绘画作品类开展保护。而具备独创性的服装框架图可归于图型作品和实体模型作品开展保护。但著作权作为一种内在的权利,它随着作品的创作而产生,而不是产生于行政机关的承认,作品一经完成则自动受保护,无需登记注册,但同时也很难确定服装设计的创作日期,导致原创设计者怠于维权。 为了后期更有效地积极维权,原创设计者可及时将作品进行著作权登记,虽然著作权登记不是著作权保护的必要条件,但是在侵权发生时,著作权登记能够更容易地证明著作权的归属,可提高维权效率。但在维权过程中,还有一关键问题困扰于设计者,即如何界定是否构成侵权,有些人认为只要存在几处设计上的不同就可以规避侵权,该认知会一定程度的助长抄袭现象,也会极大损害原创设计者的合法权益。对著作权侵权的判断标准是“接触+实质相似”,即后一作品的作者有机会接触到前一作品,且后一作品与前一作品应受著作权保护的部分构成实质相似。其中,著作权中是否构成实质相似的判断与外观设计专利的判断类似,也需要从普通公众的视角出发进行判断。若有需要,可依托专业人士的专业知识及其专业运用,寻求最优的维权方式。 为了整个服装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不仅需要原创设计者的积极维权,还需要提高行业内对版权的保护意识,创造良好的版权保护氛围。服装企业在发展中,应增强研发力度,回归设计本身,注重独创性设计,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立足。
2021-11-26
侯庆辰博士受邀赴上海财经大学进行学术报告

侯庆辰博士受邀赴上海财经大学进行学术报告

2021年11月18日,侯庆辰博士受邀为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法律写作竞赛作一场相关学术报告。 侯博士分享的主题为“美国法与大陆法比较,及美国求学就业经验分享”。 活动上,侯博士首先用“四个角色”的形式进行了自我介绍。 紧接着引出分享重点:法律写作。并从法律写作的目的、核心、切入点、东西方对比等方向,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解,引导在场师生一起进行了有意义的思考。对于如何学习英文法律写作这样切实的问题,侯博士也给出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从读判决书中学习。这一部分的末尾,侯博士还从对比角度分享了对大陆法和美国法的一点感触。 最后,侯博士结合自身体验,毫无保留地分享了“美国求学与就业经验”,为诸多学子提供了宝贵的未来道路指引。
2021-11-19
诺华1类新药ABL001在中国启动3期临床

诺华1类新药ABL001在中国启动3期临床

慢性髓系白血病(CML)是一种起源于多能干细胞的髓系增殖性肿瘤,其特点为外周血中粒细胞显著增多,导致贫血、出血、多器官感染浸润等症状。CML在中国的发病率为(0.39~0.99)/10万,中位发病年龄为45~50岁,该病病程发展缓慢,可分为慢性期、加速期和急变期。且在部分CML患者中,可找到费城染色体和/或BCR-ABL融合基因。 虽然目前有多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可用于治疗CML,但是对于疾病复发的患者,可能会出现对后续TKI疗法产生耐药性或不耐受的问题,因此,需要为CML患者寻找一种新的治疗选择。 早在10月底,FDA就已批准诺华(Novartis)1类新药ABL001(asciminib)上市,用于治疗处于慢性阶段的费城染色体阳性CML患者,他们此前接受过两种以上TKI的治疗。 截止到11月15日,中国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显示,诺华也在中国启动了ABL001治疗新诊断的费城(Ph)染色体阳性CML慢性期成年患者的3期临床。 公开资料显示,ABL001是一款ABL1变构抑制剂。变构效应是指:蛋白质通过与配体或者其他蛋白质结合,发生结构的变化,从而改变生理功能的效应。在各种调节蛋白构象的方式中,变构效应直接、快速、有效。 具体的,ABL001的作用机制是模仿自然界中通过增加脂质链尾(肉豆蔻酸)来调控蛋白。一般情况下ABL1肉豆蔻酰化N-末端,占据了激酶结构域中一个空口袋;ABL001通过与ABL1的肉豆蔻酰口袋(myristoyl pocket)结合,从而抑制BCR-ABL1的活性。ABL001起到了变构抑制的作用。这种独特的作用机制和传统的TKI不同,因此对传统TKI耐药的肿瘤也有强效抑制活性。 诺华本次在中国启动的3期临床试验,是一项随机、开放、平行分组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试验结果显示,与活性对照相比,ABL001在24周几乎让患者主要分子学反应率(MMR)翻倍(25.5% vs 13.2%)。此外,在由于不良反应而停止接受治疗的患者比例方面,ABL001治疗组是对照组的三分之一(7% vs 25%)。 期待ABL001在中国的3期临床研究顺利进行,并取得好的结果,早日为CML患者带来新的治疗选择。
2021-11-19
上一页
1
2
...
143
这是描述信息

江苏省南京市江北新区江淼路88号腾飞大厦B座20层2001

版权所有◎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

备案号:苏ICP备xxxxxx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