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  EN

imgboxbg

NEWS

最新消息

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 分类:最新消息
  • 作者:华讯知识产权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2 14:2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发布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该局发布的相关公告表示该办法是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1]。 过去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过一系列措施以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如国知发保字〔2021〕1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通知》中就规定了很多详细措施,在该文中国家知识产权局甚至痛下决心规定“2021年6月底前要全面取消各级专利申请阶段的资助。……各地方要逐步减少对专利授权的各类财政资助,在2025年以前全部取消”[2]。此外,原国家知识产权局第75号局令公布过修订的《关于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若干规定》[3]。2016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出台过《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从创造、申请、代理、审查、保护、运用等各个环节着手,全面提升专利质量[4]。   虽然目前以《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为核心的上述系列文件,规定了大量促进专利质量的措施,但笔者认为唯独缺失了保障发明人权益的措施。笔者认为,切实保障发明人利益,不但能激励发明人的创造热情,还能有效降低非正常申请、虚假转让等现象,助力提升专利申请、专利权的质量。在保障发明人权益方面,当务之急是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一、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专利法》规定:国家鼓励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立法者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的想法是好的,但规定这样的措施最终能不能让发明人得到实惠,则要打个问号。   实际上,一些单位一直在规避给发明人任何奖励报酬。单位之所以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原因包括单位和发明人合谋搞虚假发明,这种情形下单位当然会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   也有发明人真实做出了有竞争力的发明创造,相关专利实施后也产生了经济效益,但单位就是不给奖励报酬。因为这些单位对发明人是用完则弃的思想,发明人因此离职的话,单位还能招聘更加年轻有活力的技术人员。   这种想规避发明人奖励报酬的单位,根本不等专利法规定实行产权激励的条款实施,早就以用人单位的优势地位,与发明人签署了各种没有任何实际好处的所谓奖励报酬合同,或者颁布了不合理的奖励报酬规章制度,并且依法优先适用了这种合同或规章制度。笔者就曾经见过某单位涨价五千多倍卖期权给发明人的合同,发明人真买这样的期权的话,不是获得奖励报酬,而是在送钱给单位了。该单位知识产权管理人员还挖空心思颁布以虚名代替实利的奖励报酬的规章制度,即给发明人各种头衔(但工资、上下级关系、工作内容都不变),作为奖励报酬。匪夷所思的是,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就支持以提高职位作为专利奖励报酬。   笔者建议,改变目前在发明人奖励报酬方面单位与发明人的约定优先的做法,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即选择约定优选还是法定优选,以此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在发明人有选择权的情况下,虚假发明也会相应减少,因为专利奖励报酬将变成不可避免要付出的成本,单位造假时也会有所顾忌。赋予发明人选择权才能真正保障发明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才能真正形成良好的创新生态,激励发明创造,达到专利法的立法目的。   此外,强化专利奖励报酬权,还要破除一些让发明人奖励报酬落空的规定,如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规定,对于委托开发,“约定申请专利的权利归委托方时,由委托方享有申请专利的权利。专利被授权后,受托方因不享有专利权而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励与报酬支付;委托方虽享有专利权,但发明人、设计人不是委托方的职工,故亦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酬支付”。这种规定让相当一部分发明人得不到专利奖励报酬,实际上这种规定也在指引单位如何合法规避专利奖励报酬。   二、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四十七条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这是承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对包括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在内的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设立了优先受让权。   但很是遗憾,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似乎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目前专利权人提交文件办理专利转让时,并不需要提交发明人知情且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证明文件。也许有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宜干涉此事,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受到侵犯可以向法院起诉。但类比公司法设立的有限公司股东优先受让权,工商登记部门却是严格保护,没有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是不可能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股权向股东以外的人的转让的。国家重视投资人的产权保护,却不重视发明人的权益保护,让人感到遗憾。   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也就不宣传发明人有此权利。这导致广大发明人并不知道有该权利。2021年3月22日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民事案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由下,以优先受让权为关键词进行查询,共检索到28篇文书。但遗憾的是细查之下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的文书为0篇。出现这种结果,是目前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吗?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而是广大发明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此权利,所以也就产生不了纠纷。检索结果中有多篇文书记载的内容涉及劳动合同规定用人单位对发明人的非职务成果享有优先受让权[5],这似乎表示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在现实中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了用人单位有非职务发明的优先受让权了。 也正因为专利权转让手续简单,为获取国家相应政策支持而进行虚假转让并没有什么成本,也根本不必担心发明人主张优先受让权,所以才会有虚假转让,甚至是价款为0元的虚假转让。如果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落到实处,用人单位敢以0元虚假转让专利、专利申请吗?   笔者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转让手续的文件必须包括发明人知悉转让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此外,业界多年前就呼吁设立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发明人优先受让权。如2007年陈震在《技术许可中职务发明人权益的保护研究——兼析职务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一文中就呼吁:我国有必要明确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享有技术许可的优先受让权,不仅可以防止单位利用技术许可规避职务发明人的技术转让优先受让权,而且可以弥补我国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中权益保障的不足[6]。然而多年过去了,《民法典》也颁布了,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的规定仍旧没有踪影。   笔者在此呼吁设立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并且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登记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时候,审查备案手续的文件是否包括发明人知悉许可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综上所述,笔者完全赞同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专利质量提升视为系统工程并从系统入手解决专利质量问题的做法。笔者同时认为,这个系统中应当有发明人的一席之地。忽视发明人权益去谈专利质量提升,无异于希望马儿跑但希望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国家这些年对创新虽然有种种激励措施,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是着重对创新的投资者进行激励,对发明人的激励则要看投资者愿意不愿意、大方不大方。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会损害中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在人力资源全球化的今天,高端科技人才是会选择对自己友好的市场环境的。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我们国家应当补齐发明人权益保护的短板。 原创 黄辉 知识产权那点事     

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概要描述】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发布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该局发布的相关公告表示该办法是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1]。



过去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过一系列措施以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如国知发保字〔2021〕1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通知》中就规定了很多详细措施,在该文中国家知识产权局甚至痛下决心规定“2021年6月底前要全面取消各级专利申请阶段的资助。……各地方要逐步减少对专利授权的各类财政资助,在2025年以前全部取消”[2]。此外,原国家知识产权局第75号局令公布过修订的《关于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若干规定》[3]。2016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出台过《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从创造、申请、代理、审查、保护、运用等各个环节着手,全面提升专利质量[4]。

 

虽然目前以《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为核心的上述系列文件,规定了大量促进专利质量的措施,但笔者认为唯独缺失了保障发明人权益的措施。笔者认为,切实保障发明人利益,不但能激励发明人的创造热情,还能有效降低非正常申请、虚假转让等现象,助力提升专利申请、专利权的质量。在保障发明人权益方面,当务之急是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一、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专利法》规定:国家鼓励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立法者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的想法是好的,但规定这样的措施最终能不能让发明人得到实惠,则要打个问号。

 

实际上,一些单位一直在规避给发明人任何奖励报酬。单位之所以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原因包括单位和发明人合谋搞虚假发明,这种情形下单位当然会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

 

也有发明人真实做出了有竞争力的发明创造,相关专利实施后也产生了经济效益,但单位就是不给奖励报酬。因为这些单位对发明人是用完则弃的思想,发明人因此离职的话,单位还能招聘更加年轻有活力的技术人员。

 

这种想规避发明人奖励报酬的单位,根本不等专利法规定实行产权激励的条款实施,早就以用人单位的优势地位,与发明人签署了各种没有任何实际好处的所谓奖励报酬合同,或者颁布了不合理的奖励报酬规章制度,并且依法优先适用了这种合同或规章制度。笔者就曾经见过某单位涨价五千多倍卖期权给发明人的合同,发明人真买这样的期权的话,不是获得奖励报酬,而是在送钱给单位了。该单位知识产权管理人员还挖空心思颁布以虚名代替实利的奖励报酬的规章制度,即给发明人各种头衔(但工资、上下级关系、工作内容都不变),作为奖励报酬。匪夷所思的是,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就支持以提高职位作为专利奖励报酬。

 

笔者建议,改变目前在发明人奖励报酬方面单位与发明人的约定优先的做法,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即选择约定优选还是法定优选,以此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在发明人有选择权的情况下,虚假发明也会相应减少,因为专利奖励报酬将变成不可避免要付出的成本,单位造假时也会有所顾忌。赋予发明人选择权才能真正保障发明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才能真正形成良好的创新生态,激励发明创造,达到专利法的立法目的。

 

此外,强化专利奖励报酬权,还要破除一些让发明人奖励报酬落空的规定,如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规定,对于委托开发,“约定申请专利的权利归委托方时,由委托方享有申请专利的权利。专利被授权后,受托方因不享有专利权而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励与报酬支付;委托方虽享有专利权,但发明人、设计人不是委托方的职工,故亦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酬支付”。这种规定让相当一部分发明人得不到专利奖励报酬,实际上这种规定也在指引单位如何合法规避专利奖励报酬。

 

二、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四十七条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这是承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对包括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在内的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设立了优先受让权。

 

但很是遗憾,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似乎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目前专利权人提交文件办理专利转让时,并不需要提交发明人知情且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证明文件。也许有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宜干涉此事,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受到侵犯可以向法院起诉。但类比公司法设立的有限公司股东优先受让权,工商登记部门却是严格保护,没有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是不可能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股权向股东以外的人的转让的。国家重视投资人的产权保护,却不重视发明人的权益保护,让人感到遗憾。

 

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也就不宣传发明人有此权利。这导致广大发明人并不知道有该权利。2021年3月22日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民事案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由下,以优先受让权为关键词进行查询,共检索到28篇文书。但遗憾的是细查之下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的文书为0篇。出现这种结果,是目前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吗?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而是广大发明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此权利,所以也就产生不了纠纷。检索结果中有多篇文书记载的内容涉及劳动合同规定用人单位对发明人的非职务成果享有优先受让权[5],这似乎表示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在现实中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了用人单位有非职务发明的优先受让权了。



也正因为专利权转让手续简单,为获取国家相应政策支持而进行虚假转让并没有什么成本,也根本不必担心发明人主张优先受让权,所以才会有虚假转让,甚至是价款为0元的虚假转让。如果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落到实处,用人单位敢以0元虚假转让专利、专利申请吗?

 

笔者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转让手续的文件必须包括发明人知悉转让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此外,业界多年前就呼吁设立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发明人优先受让权。如2007年陈震在《技术许可中职务发明人权益的保护研究——兼析职务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一文中就呼吁:我国有必要明确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享有技术许可的优先受让权,不仅可以防止单位利用技术许可规避职务发明人的技术转让优先受让权,而且可以弥补我国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中权益保障的不足[6]。然而多年过去了,《民法典》也颁布了,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的规定仍旧没有踪影。

 

笔者在此呼吁设立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并且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登记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时候,审查备案手续的文件是否包括发明人知悉许可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综上所述,笔者完全赞同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专利质量提升视为系统工程并从系统入手解决专利质量问题的做法。笔者同时认为,这个系统中应当有发明人的一席之地。忽视发明人权益去谈专利质量提升,无异于希望马儿跑但希望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国家这些年对创新虽然有种种激励措施,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是着重对创新的投资者进行激励,对发明人的激励则要看投资者愿意不愿意、大方不大方。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会损害中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在人力资源全球化的今天,高端科技人才是会选择对自己友好的市场环境的。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我们国家应当补齐发明人权益保护的短板。

原创 黄辉 知识产权那点事 

 

 

  • 分类:最新消息
  • 作者:华讯知识产权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2 14:28
  • 访问量:
详情

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发布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该局发布的相关公告表示该办法是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1]

过去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过一系列措施以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如国知发保字〔2021〕1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通知》中就规定了很多详细措施,在该文中国家知识产权局甚至痛下决心规定“2021年6月底前要全面取消各级专利申请阶段的资助。……各地方要逐步减少对专利授权的各类财政资助,在2025年以前全部取消”[2]。此外,原国家知识产权局第75号局令公布过修订的《关于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若干规定》[3]2016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出台过《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从创造、申请、代理、审查、保护、运用等各个环节着手,全面提升专利质量[4]

 

虽然目前以《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为核心的上述系列文件,规定了大量促进专利质量的措施,但笔者认为唯独缺失了保障发明人权益的措施。笔者认为,切实保障发明人利益,不但能激励发明人的创造热情,还能有效降低非正常申请、虚假转让等现象,助力提升专利申请、专利权的质量。在保障发明人权益方面,当务之急是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一、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专利法》规定:国家鼓励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立法者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的想法是好的,但规定这样的措施最终能不能让发明人得到实惠,则要打个问号。

 

实际上,一些单位一直在规避给发明人任何奖励报酬。单位之所以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原因包括单位和发明人合谋搞虚假发明,这种情形下单位当然会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

 

也有发明人真实做出了有竞争力的发明创造,相关专利实施后也产生了经济效益,但单位就是不给奖励报酬。因为这些单位对发明人是用完则弃的思想,发明人因此离职的话,单位还能招聘更加年轻有活力的技术人员。

 

这种想规避发明人奖励报酬的单位,根本不等专利法规定实行产权激励的条款实施,早就以用人单位的优势地位,与发明人签署了各种没有任何实际好处的所谓奖励报酬合同,或者颁布了不合理的奖励报酬规章制度,并且依法优先适用了这种合同或规章制度。笔者就曾经见过某单位涨价五千多倍卖期权给发明人的合同,发明人真买这样的期权的话,不是获得奖励报酬,而是在送钱给单位了。该单位知识产权管理人员还挖空心思颁布以虚名代替实利的奖励报酬的规章制度,即给发明人各种头衔(但工资、上下级关系、工作内容都不变),作为奖励报酬。匪夷所思的是,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就支持以提高职位作为专利奖励报酬。

 

笔者建议,改变目前在发明人奖励报酬方面单位与发明人的约定优先的做法,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即选择约定优选还是法定优选,以此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在发明人有选择权的情况下,虚假发明也会相应减少,因为专利奖励报酬将变成不可避免要付出的成本,单位造假时也会有所顾忌。赋予发明人选择权才能真正保障发明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才能真正形成良好的创新生态,激励发明创造,达到专利法的立法目的。

 

此外,强化专利奖励报酬权,还要破除一些让发明人奖励报酬落空的规定,如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规定,对于委托开发,“约定申请专利的权利归委托方时,由委托方享有申请专利的权利。专利被授权后,受托方因不享有专利权而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励与报酬支付;委托方虽享有专利权,但发明人、设计人不是委托方的职工,故亦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酬支付”。这种规定让相当一部分发明人得不到专利奖励报酬,实际上这种规定也在指引单位如何合法规避专利奖励报酬。

 

二、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四十七条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这是承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对包括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在内的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设立了优先受让权。

 

但很是遗憾,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似乎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目前专利权人提交文件办理专利转让时,并不需要提交发明人知情且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证明文件。也许有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宜干涉此事,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受到侵犯可以向法院起诉。但类比公司法设立的有限公司股东优先受让权,工商登记部门却是严格保护,没有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是不可能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股权向股东以外的人的转让的。国家重视投资人的产权保护,却不重视发明人的权益保护,让人感到遗憾。

 

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也就不宣传发明人有此权利。这导致广大发明人并不知道有该权利。2021年3月22日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民事案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由下,以优先受让权为关键词进行查询,共检索到28篇文书。但遗憾的是细查之下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的文书为0篇。出现这种结果,是目前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吗?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而是广大发明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此权利,所以也就产生不了纠纷。检索结果中有多篇文书记载的内容涉及劳动合同规定用人单位对发明人的非职务成果享有优先受让权[5],这似乎表示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在现实中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了用人单位有非职务发明的优先受让权了。

也正因为专利权转让手续简单,为获取国家相应政策支持而进行虚假转让并没有什么成本,也根本不必担心发明人主张优先受让权,所以才会有虚假转让,甚至是价款为0元的虚假转让。如果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落到实处,用人单位敢以0元虚假转让专利、专利申请吗?

 

笔者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转让手续的文件必须包括发明人知悉转让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此外,业界多年前就呼吁设立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发明人优先受让权。如2007年陈震在《技术许可中职务发明人权益的保护研究——兼析职务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一文中就呼吁:我国有必要明确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享有技术许可的优先受让权,不仅可以防止单位利用技术许可规避职务发明人的技术转让优先受让权,而且可以弥补我国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中权益保障的不足[6]。然而多年过去了,《民法典》也颁布了,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的规定仍旧没有踪影。

 

笔者在此呼吁设立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并且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登记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时候,审查备案手续的文件是否包括发明人知悉许可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综上所述,笔者完全赞同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专利质量提升视为系统工程并从系统入手解决专利质量问题的做法。笔者同时认为,这个系统中应当有发明人的一席之地。忽视发明人权益去谈专利质量提升,无异于希望马儿跑但希望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国家这些年对创新虽然有种种激励措施,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是着重对创新的投资者进行激励,对发明人的激励则要看投资者愿意不愿意、大方不大方。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会损害中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在人力资源全球化的今天,高端科技人才是会选择对自己友好的市场环境的。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我们国家应当补齐发明人权益保护的短板。

原创 黄辉 知识产权那点事 

 

 

关键词:

2021年度专利复审无效十大案件

2021年度专利复审无效十大案件

2021年度专利复审无效十大案件 专利复审和无效审理是对专利权利的保护范围大小甚至权利的有无进行再次认定的程序,决定着专利权的保护基础,一直备受社会关注。4月26日,2021年度专利复审无效十大案件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开放日活动中正式发布。 案例1.“新颖的磺酰胺类化合物及其作为内皮素受体拮抗剂的应用”发明专利无效案(专利号:ZL01820481.3)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埃科特莱茵药品有限公司,无效宣告请求人:南京正大天睛制药有限公司。本案涉及的药品马昔腾坦,是首个获批用于治疗肺动脉高压的口服制剂。本案系仿制药申请人在提交仿制药申请后,针对原研药发起的专利挑战。案件审理过程中涉及化学医药领域的多个法律问题,包括权利要求中技术术语的理解、马库什权利要求的性质、马库什化合物和具体化合物优先权的认定、表格化合物充分公开的判断、补充实验数据以及化合物创造性的判断等。 审理结论:在修改的基础上维持有效。 典型意义:本案是药物化合物审理的典型案例,对于优先权的认定、表格化合物充分公开的判断以及化合物创造性的判断具有示范作用。 案例2.“被取代的多环性氨基甲酰基吡啶酮衍生物的前药”发明专利无效案(专利号:ZL201180056716.8)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盐野义制药株式会社,无效宣告请求人:刘奕彤。本案涉及的玛巴洛沙韦是目前获批的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单剂量口服抗流感药物。案件审理过程中涉及马库什权利要求能否获得说明书的支持,如何准确评价说明书对技术效果的公开以及结构类似的化合物的创造性判断等法律问题。 审理结论:维持有效 典型意义:本案对于准确评价说明书描述的技术效果以及马库什权利要求能否得到说明书支持具有借鉴意义;还阐述了对于“结构类似但用途不同的化合物”,在创造性评判时应当对现有技术提供的机理研究成果进行全面考察,如果其与涉案专利的作用机制缺乏内在联系,则不能从中获得对化合物结构改进以实现不同用途的技术启示。 案例3.“通过图像采集获取网络连接的数据传输方式及其系统”的发明专利无效案(专利号:ZL201010523284.4)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为上海科斗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无效宣告请求人为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本案的无效宣告程序中,双方均提交了大量证据,案件复杂度高,口头审理后,请求人提出了撤案声明。本案审理的重点在于当请求人提出了撤案请求时,审理程序是否终止,即对专利法实施细则第七十二条第2款规定的理解和适用。 审理结论:宣告无效 典型意义:本案对于当事人撤回其请求但审理程序可以不终止的法律规定进行诠释,合理平衡专利权人与社会公众的利益。 案例4.“左心耳封堵器”的发明专利无效案(专利号:ZL201310567987.0)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先健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无效宣告请求人:蔡景莉。本案请求人对专利权人的多个专利权提起了无效宣告请求,本案是其中一件。本案审理中,请求人主张涉案专利缺乏新颖性和创造性,并提交相关现有技术证据。专利权人则主张请求人提出的主要证据属于在申请日以前六个月内“他人未经申请人同意而泄露其内容的”情形,因而涉案专利应享有“新颖性宽限期”,请求人提交的证据不能破坏其新颖性和创造性。 审理结论:宣告无效 典型意义:本案对于“新颖性宽限期”的适用进行诠释,充分论述了对“他人未经申请人同意而泄露其内容”能否享受现有技术豁免的认定思路,明确对于他人未经同意而泄露发明创造内容的情形,如果证据能够表明专利权人在已经知晓情况后两个月内仍未提出声明和提交证明文件,则不能享有新颖性的宽限期。决定强调,专利权人在知晓他人未经同意而泄露技术内容时,应及时履行必要的声明义务。 案例5.“轴流风轮”的发明专利无效案(专利号:ZL200710026747.4)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广东美的制冷设备有限公司,无效宣告请求人: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美的、格力、奥克斯是国内空调行业的三大竞争巨头,他们之间的专利纷争不断,本案为格力对美的提出的第二次无效宣告请求,案件所涉及的用于空调外机上的轴流风轮对空调效能具有重要影响,是三家企业专利大战的关键专利之一。 审理结论:宣告无效 典型意义:本案涉及单方委托鉴定报告证据效力的认定,同时,对采用参数定义的产品权利要求与使用公开证据的技术比对提供了审理思路。   案例6.“图像传感器CS3825C”的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撤销案(登记号:BS.175539928)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珠海市矽旺半导体有限公司,撤销意见提出人:深圳市芯智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本案审理涉及多个撤销条款,包括有关保护客体的条例第二条,有关独创性的条例第四条,有关申请登记期限的条例第七条。 审理结论:维持有效 典型意义:本案诠释了专有权保护对象、独创性审理范围以及申请登记期限的判断规则,对布图设计案件的审理具有借鉴意义。 案例7.“仪表机壳”的外观设计专利无效案(专利号:ZL201030122941.5)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福建顺昌虹润精密仪器有限公司,无效宣告请求人:厦门希科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本案审理过程中涉及多个争议焦点,包括“中间产品”是否属于外观设计保护的客体、判断主体的确定,以及外观设计的对比判断规则。 审理结论:宣告无效 典型意义:本案阐明了作为判断主体的“一般消费者”应当具有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分析了各设计特征对于整体视觉效果的不同影响权重。 案例8.“防爆装置”的实用新型专利无效案(专利号:ZL201521112402.7)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无效宣告请求人:江苏塔菲尔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塔菲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本案审理过程中主要争议焦点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对技术方案的理解,二是作为技术改进点的多个结构特征对创造性判断的影响。 审理结论:在修改的基础上维持有效。 典型意义:本案是新能源领域结构类产品创造性判断的典型案例,决定强调,判断是否存在技术启示时,应对区别特征之间的关系予以关注,在准确认定涉案专利实际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和能够达到的技术效果的基础上,客观判断现有技术是否给出了相应的技术启示。 案例9.“用于治疗潜伏性结核的喹啉衍生物” “取代的喹啉衍生物在治疗耐药性分枝杆菌性疾病中的用途”的发明专利无效案(专利号:ZL201210507318.X、ZL200580017016.2)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詹森药业有限公司,无效宣告请求人:王立群。本系列案涉及两项专利权,该两项专利涉及全球45年来首个抗结核药物“贝达喹啉”。本系列案审理过程中涉及多个争议焦点,包括对权利要求特定技术术语的理解、如何考量说明书实验数据,以及对医药用途发明改进动机与合理成功预期的判断等。 审理结论:在修改的基础上维持有效。 典型意义:本案明确了在医药用途发明的创造性判断中,应当准确评价是否存在“合理的成功预期”。 案例10.“一种用于给排水的活接接头”的实用新型专利无效案(专利号:ZL201920390483.9) 案情简介:专利权人:浙江天雁控股有限公司,无效宣告请求人:孟祥麟。本案审理过程中涉及举证责任、对电子证据真实性的确定、使用公开证据链的认定,以及实用性的判断等诸多法律问题。 审理结论:维持有效。 典型意义:本案明晰了在核实证据优先权时,本国优先权文件的举证责任分配和获取途径。同时,本案还诠释了对实用性意义上“能够产生积极效果”的理解,以及对微信聊天记录、展会等不同类型证据真实性和证明力的认定规则。      
2022-05-13
The

The 2021 patent index targets current patent statistics and trends in Europe

The EPO acts as executive body for the European Patent Organization, an inter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that was set up on 7 October 1977 on the basis of the European Patent Convention, to “strengthen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States of Europe in respect of the protection of inventions” and establish a single procedure for the grant of patents abiding by certain standard rules.
2022-04-22
Chile

Chile is the first country to pass neurorights law

On October 25th, 2021, the Senate of the Republic of Chile unanimously approved a bill to amend the constitution to protect brain rights or “neurorights”. Chile became the first nation to have a constitution in force that explicitly addresses the challenges of emerging neurotechnologies. 
2022-04-15
消费公益诉讼赔偿的新路径

消费公益诉讼赔偿的新路径

消费公益诉讼,是指由于商品生产者、服务经营者的不法或不合理经营行为,侵害了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或者存在可能对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威胁,使整个社会的正常商业秩序和消费者公众利益遭受或者存在侵害威胁之时,国家机关、相关的消费者团体组织或者消费者个人为维护消费者公众利益而向法院提起诉讼的制度。
2022-04-08
上一页
1
2
...
149
这是描述信息

江苏省南京市江北新区江淼路88号腾飞大厦B座20层2001

版权所有◎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

备案号:苏ICP备xxxxxx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