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  /  EN

imgboxbg

NEWS

最新消息

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 分类:最新消息
  • 作者:华讯知识产权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2 14:2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发布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该局发布的相关公告表示该办法是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1]。 过去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过一系列措施以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如国知发保字〔2021〕1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通知》中就规定了很多详细措施,在该文中国家知识产权局甚至痛下决心规定“2021年6月底前要全面取消各级专利申请阶段的资助。……各地方要逐步减少对专利授权的各类财政资助,在2025年以前全部取消”[2]。此外,原国家知识产权局第75号局令公布过修订的《关于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若干规定》[3]。2016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出台过《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从创造、申请、代理、审查、保护、运用等各个环节着手,全面提升专利质量[4]。   虽然目前以《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为核心的上述系列文件,规定了大量促进专利质量的措施,但笔者认为唯独缺失了保障发明人权益的措施。笔者认为,切实保障发明人利益,不但能激励发明人的创造热情,还能有效降低非正常申请、虚假转让等现象,助力提升专利申请、专利权的质量。在保障发明人权益方面,当务之急是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一、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专利法》规定:国家鼓励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立法者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的想法是好的,但规定这样的措施最终能不能让发明人得到实惠,则要打个问号。   实际上,一些单位一直在规避给发明人任何奖励报酬。单位之所以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原因包括单位和发明人合谋搞虚假发明,这种情形下单位当然会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   也有发明人真实做出了有竞争力的发明创造,相关专利实施后也产生了经济效益,但单位就是不给奖励报酬。因为这些单位对发明人是用完则弃的思想,发明人因此离职的话,单位还能招聘更加年轻有活力的技术人员。   这种想规避发明人奖励报酬的单位,根本不等专利法规定实行产权激励的条款实施,早就以用人单位的优势地位,与发明人签署了各种没有任何实际好处的所谓奖励报酬合同,或者颁布了不合理的奖励报酬规章制度,并且依法优先适用了这种合同或规章制度。笔者就曾经见过某单位涨价五千多倍卖期权给发明人的合同,发明人真买这样的期权的话,不是获得奖励报酬,而是在送钱给单位了。该单位知识产权管理人员还挖空心思颁布以虚名代替实利的奖励报酬的规章制度,即给发明人各种头衔(但工资、上下级关系、工作内容都不变),作为奖励报酬。匪夷所思的是,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就支持以提高职位作为专利奖励报酬。   笔者建议,改变目前在发明人奖励报酬方面单位与发明人的约定优先的做法,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即选择约定优选还是法定优选,以此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在发明人有选择权的情况下,虚假发明也会相应减少,因为专利奖励报酬将变成不可避免要付出的成本,单位造假时也会有所顾忌。赋予发明人选择权才能真正保障发明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才能真正形成良好的创新生态,激励发明创造,达到专利法的立法目的。   此外,强化专利奖励报酬权,还要破除一些让发明人奖励报酬落空的规定,如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规定,对于委托开发,“约定申请专利的权利归委托方时,由委托方享有申请专利的权利。专利被授权后,受托方因不享有专利权而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励与报酬支付;委托方虽享有专利权,但发明人、设计人不是委托方的职工,故亦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酬支付”。这种规定让相当一部分发明人得不到专利奖励报酬,实际上这种规定也在指引单位如何合法规避专利奖励报酬。   二、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四十七条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这是承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对包括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在内的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设立了优先受让权。   但很是遗憾,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似乎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目前专利权人提交文件办理专利转让时,并不需要提交发明人知情且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证明文件。也许有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宜干涉此事,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受到侵犯可以向法院起诉。但类比公司法设立的有限公司股东优先受让权,工商登记部门却是严格保护,没有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是不可能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股权向股东以外的人的转让的。国家重视投资人的产权保护,却不重视发明人的权益保护,让人感到遗憾。   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也就不宣传发明人有此权利。这导致广大发明人并不知道有该权利。2021年3月22日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民事案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由下,以优先受让权为关键词进行查询,共检索到28篇文书。但遗憾的是细查之下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的文书为0篇。出现这种结果,是目前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吗?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而是广大发明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此权利,所以也就产生不了纠纷。检索结果中有多篇文书记载的内容涉及劳动合同规定用人单位对发明人的非职务成果享有优先受让权[5],这似乎表示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在现实中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了用人单位有非职务发明的优先受让权了。 也正因为专利权转让手续简单,为获取国家相应政策支持而进行虚假转让并没有什么成本,也根本不必担心发明人主张优先受让权,所以才会有虚假转让,甚至是价款为0元的虚假转让。如果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落到实处,用人单位敢以0元虚假转让专利、专利申请吗?   笔者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转让手续的文件必须包括发明人知悉转让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此外,业界多年前就呼吁设立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发明人优先受让权。如2007年陈震在《技术许可中职务发明人权益的保护研究——兼析职务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一文中就呼吁:我国有必要明确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享有技术许可的优先受让权,不仅可以防止单位利用技术许可规避职务发明人的技术转让优先受让权,而且可以弥补我国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中权益保障的不足[6]。然而多年过去了,《民法典》也颁布了,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的规定仍旧没有踪影。   笔者在此呼吁设立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并且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登记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时候,审查备案手续的文件是否包括发明人知悉许可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综上所述,笔者完全赞同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专利质量提升视为系统工程并从系统入手解决专利质量问题的做法。笔者同时认为,这个系统中应当有发明人的一席之地。忽视发明人权益去谈专利质量提升,无异于希望马儿跑但希望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国家这些年对创新虽然有种种激励措施,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是着重对创新的投资者进行激励,对发明人的激励则要看投资者愿意不愿意、大方不大方。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会损害中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在人力资源全球化的今天,高端科技人才是会选择对自己友好的市场环境的。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我们国家应当补齐发明人权益保护的短板。 原创 黄辉 知识产权那点事     

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概要描述】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发布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该局发布的相关公告表示该办法是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1]。



过去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过一系列措施以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如国知发保字〔2021〕1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通知》中就规定了很多详细措施,在该文中国家知识产权局甚至痛下决心规定“2021年6月底前要全面取消各级专利申请阶段的资助。……各地方要逐步减少对专利授权的各类财政资助,在2025年以前全部取消”[2]。此外,原国家知识产权局第75号局令公布过修订的《关于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若干规定》[3]。2016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出台过《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从创造、申请、代理、审查、保护、运用等各个环节着手,全面提升专利质量[4]。

 

虽然目前以《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为核心的上述系列文件,规定了大量促进专利质量的措施,但笔者认为唯独缺失了保障发明人权益的措施。笔者认为,切实保障发明人利益,不但能激励发明人的创造热情,还能有效降低非正常申请、虚假转让等现象,助力提升专利申请、专利权的质量。在保障发明人权益方面,当务之急是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一、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专利法》规定:国家鼓励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立法者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的想法是好的,但规定这样的措施最终能不能让发明人得到实惠,则要打个问号。

 

实际上,一些单位一直在规避给发明人任何奖励报酬。单位之所以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原因包括单位和发明人合谋搞虚假发明,这种情形下单位当然会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

 

也有发明人真实做出了有竞争力的发明创造,相关专利实施后也产生了经济效益,但单位就是不给奖励报酬。因为这些单位对发明人是用完则弃的思想,发明人因此离职的话,单位还能招聘更加年轻有活力的技术人员。

 

这种想规避发明人奖励报酬的单位,根本不等专利法规定实行产权激励的条款实施,早就以用人单位的优势地位,与发明人签署了各种没有任何实际好处的所谓奖励报酬合同,或者颁布了不合理的奖励报酬规章制度,并且依法优先适用了这种合同或规章制度。笔者就曾经见过某单位涨价五千多倍卖期权给发明人的合同,发明人真买这样的期权的话,不是获得奖励报酬,而是在送钱给单位了。该单位知识产权管理人员还挖空心思颁布以虚名代替实利的奖励报酬的规章制度,即给发明人各种头衔(但工资、上下级关系、工作内容都不变),作为奖励报酬。匪夷所思的是,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就支持以提高职位作为专利奖励报酬。

 

笔者建议,改变目前在发明人奖励报酬方面单位与发明人的约定优先的做法,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即选择约定优选还是法定优选,以此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在发明人有选择权的情况下,虚假发明也会相应减少,因为专利奖励报酬将变成不可避免要付出的成本,单位造假时也会有所顾忌。赋予发明人选择权才能真正保障发明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才能真正形成良好的创新生态,激励发明创造,达到专利法的立法目的。

 

此外,强化专利奖励报酬权,还要破除一些让发明人奖励报酬落空的规定,如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规定,对于委托开发,“约定申请专利的权利归委托方时,由委托方享有申请专利的权利。专利被授权后,受托方因不享有专利权而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励与报酬支付;委托方虽享有专利权,但发明人、设计人不是委托方的职工,故亦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酬支付”。这种规定让相当一部分发明人得不到专利奖励报酬,实际上这种规定也在指引单位如何合法规避专利奖励报酬。

 

二、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四十七条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这是承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对包括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在内的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设立了优先受让权。

 

但很是遗憾,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似乎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目前专利权人提交文件办理专利转让时,并不需要提交发明人知情且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证明文件。也许有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宜干涉此事,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受到侵犯可以向法院起诉。但类比公司法设立的有限公司股东优先受让权,工商登记部门却是严格保护,没有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是不可能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股权向股东以外的人的转让的。国家重视投资人的产权保护,却不重视发明人的权益保护,让人感到遗憾。

 

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也就不宣传发明人有此权利。这导致广大发明人并不知道有该权利。2021年3月22日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民事案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由下,以优先受让权为关键词进行查询,共检索到28篇文书。但遗憾的是细查之下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的文书为0篇。出现这种结果,是目前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吗?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而是广大发明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此权利,所以也就产生不了纠纷。检索结果中有多篇文书记载的内容涉及劳动合同规定用人单位对发明人的非职务成果享有优先受让权[5],这似乎表示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在现实中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了用人单位有非职务发明的优先受让权了。



也正因为专利权转让手续简单,为获取国家相应政策支持而进行虚假转让并没有什么成本,也根本不必担心发明人主张优先受让权,所以才会有虚假转让,甚至是价款为0元的虚假转让。如果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落到实处,用人单位敢以0元虚假转让专利、专利申请吗?

 

笔者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转让手续的文件必须包括发明人知悉转让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此外,业界多年前就呼吁设立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发明人优先受让权。如2007年陈震在《技术许可中职务发明人权益的保护研究——兼析职务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一文中就呼吁:我国有必要明确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享有技术许可的优先受让权,不仅可以防止单位利用技术许可规避职务发明人的技术转让优先受让权,而且可以弥补我国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中权益保障的不足[6]。然而多年过去了,《民法典》也颁布了,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的规定仍旧没有踪影。

 

笔者在此呼吁设立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并且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登记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时候,审查备案手续的文件是否包括发明人知悉许可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综上所述,笔者完全赞同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专利质量提升视为系统工程并从系统入手解决专利质量问题的做法。笔者同时认为,这个系统中应当有发明人的一席之地。忽视发明人权益去谈专利质量提升,无异于希望马儿跑但希望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国家这些年对创新虽然有种种激励措施,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是着重对创新的投资者进行激励,对发明人的激励则要看投资者愿意不愿意、大方不大方。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会损害中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在人力资源全球化的今天,高端科技人才是会选择对自己友好的市场环境的。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我们国家应当补齐发明人权益保护的短板。

原创 黄辉 知识产权那点事 

 

 

  • 分类:最新消息
  • 作者:华讯知识产权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2 14:28
  • 访问量:
详情

如何加强对职务发明人的奖酬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日前发布了《关于规范申请专利行为的办法》,该局发布的相关公告表示该办法是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恪守诚实信用原则[1]

过去国家知识产权局采取过一系列措施以促进专利质量提升,如国知发保字〔2021〕1号文《国家知识产权局关于进一步严格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通知》中就规定了很多详细措施,在该文中国家知识产权局甚至痛下决心规定“2021年6月底前要全面取消各级专利申请阶段的资助。……各地方要逐步减少对专利授权的各类财政资助,在2025年以前全部取消”[2]。此外,原国家知识产权局第75号局令公布过修订的《关于规范专利申请行为的若干规定》[3]2016年,国家知识产权局还出台过《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从创造、申请、代理、审查、保护、运用等各个环节着手,全面提升专利质量[4]

 

虽然目前以《专利质量提升工程实施方案》为核心的上述系列文件,规定了大量促进专利质量的措施,但笔者认为唯独缺失了保障发明人权益的措施。笔者认为,切实保障发明人利益,不但能激励发明人的创造热情,还能有效降低非正常申请、虚假转让等现象,助力提升专利申请、专利权的质量。在保障发明人权益方面,当务之急是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一、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赋予发明人选择权

即将于2021年6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专利法》规定:国家鼓励被授予专利权的单位实行产权激励,采取股权、期权、分红等方式,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立法者使发明人或者设计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的想法是好的,但规定这样的措施最终能不能让发明人得到实惠,则要打个问号。

 

实际上,一些单位一直在规避给发明人任何奖励报酬。单位之所以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原因包括单位和发明人合谋搞虚假发明,这种情形下单位当然会规避给发明人奖励报酬。

 

也有发明人真实做出了有竞争力的发明创造,相关专利实施后也产生了经济效益,但单位就是不给奖励报酬。因为这些单位对发明人是用完则弃的思想,发明人因此离职的话,单位还能招聘更加年轻有活力的技术人员。

 

这种想规避发明人奖励报酬的单位,根本不等专利法规定实行产权激励的条款实施,早就以用人单位的优势地位,与发明人签署了各种没有任何实际好处的所谓奖励报酬合同,或者颁布了不合理的奖励报酬规章制度,并且依法优先适用了这种合同或规章制度。笔者就曾经见过某单位涨价五千多倍卖期权给发明人的合同,发明人真买这样的期权的话,不是获得奖励报酬,而是在送钱给单位了。该单位知识产权管理人员还挖空心思颁布以虚名代替实利的奖励报酬的规章制度,即给发明人各种头衔(但工资、上下级关系、工作内容都不变),作为奖励报酬。匪夷所思的是,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就支持以提高职位作为专利奖励报酬。

 

笔者建议,改变目前在发明人奖励报酬方面单位与发明人的约定优先的做法,赋予发明人选择权,即选择约定优选还是法定优选,以此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奖励报酬权。在发明人有选择权的情况下,虚假发明也会相应减少,因为专利奖励报酬将变成不可避免要付出的成本,单位造假时也会有所顾忌。赋予发明人选择权才能真正保障发明人合理分享创新收益,才能真正形成良好的创新生态,激励发明创造,达到专利法的立法目的。

 

此外,强化专利奖励报酬权,还要破除一些让发明人奖励报酬落空的规定,如某市法院于2013年发布的《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或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审理指引》规定,对于委托开发,“约定申请专利的权利归委托方时,由委托方享有申请专利的权利。专利被授权后,受托方因不享有专利权而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励与报酬支付;委托方虽享有专利权,但发明人、设计人不是委托方的职工,故亦不涉及职务发明创造奖酬支付”。这种规定让相当一部分发明人得不到专利奖励报酬,实际上这种规定也在指引单位如何合法规避专利奖励报酬。

 

二、强化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用行政措施保障优先受让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八百四十七条规定:……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订立技术合同转让职务技术成果时,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受让的权利。这是承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对包括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在内的职务技术成果的完成人设立了优先受让权。

 

但很是遗憾,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似乎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目前专利权人提交文件办理专利转让时,并不需要提交发明人知情且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证明文件。也许有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宜干涉此事,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受到侵犯可以向法院起诉。但类比公司法设立的有限公司股东优先受让权,工商登记部门却是严格保护,没有其他股东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是不可能在工商登记部门办理股权向股东以外的人的转让的。国家重视投资人的产权保护,却不重视发明人的权益保护,让人感到遗憾。

 

因为国家知识产权局目前并不保障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也就不宣传发明人有此权利。这导致广大发明人并不知道有该权利。2021年3月22日笔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民事案件、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案由下,以优先受让权为关键词进行查询,共检索到28篇文书。但遗憾的是细查之下关于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的文书为0篇。出现这种结果,是目前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吗?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而是广大发明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此权利,所以也就产生不了纠纷。检索结果中有多篇文书记载的内容涉及劳动合同规定用人单位对发明人的非职务成果享有优先受让权[5],这似乎表示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在现实中已经荡然无存,反而变成了用人单位有非职务发明的优先受让权了。

也正因为专利权转让手续简单,为获取国家相应政策支持而进行虚假转让并没有什么成本,也根本不必担心发明人主张优先受让权,所以才会有虚假转让,甚至是价款为0元的虚假转让。如果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落到实处,用人单位敢以0元虚假转让专利、专利申请吗?

 

笔者建议国家知识产权局修改审查指南,规定专利权转让手续的文件必须包括发明人知悉转让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此外,业界多年前就呼吁设立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发明人优先受让权。如2007年陈震在《技术许可中职务发明人权益的保护研究——兼析职务发明人的优先受让权》一文中就呼吁:我国有必要明确职务科技成果完成人享有技术许可的优先受让权,不仅可以防止单位利用技术许可规避职务发明人的技术转让优先受让权,而且可以弥补我国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中权益保障的不足[6]。然而多年过去了,《民法典》也颁布了,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的规定仍旧没有踪影。

 

笔者在此呼吁设立职务发明人技术许可优先受让权,并且规定国家知识产权局在登记专利、专利申请实施许可的时候,审查备案手续的文件是否包括发明人知悉许可条件并同意放弃优先受让权的文件。

 

综上所述,笔者完全赞同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专利质量提升视为系统工程并从系统入手解决专利质量问题的做法。笔者同时认为,这个系统中应当有发明人的一席之地。忽视发明人权益去谈专利质量提升,无异于希望马儿跑但希望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国家这些年对创新虽然有种种激励措施,但笔者认为这些措施是着重对创新的投资者进行激励,对发明人的激励则要看投资者愿意不愿意、大方不大方。笔者认为这种现象继续下去,会损害中国的创新能力。因为在人力资源全球化的今天,高端科技人才是会选择对自己友好的市场环境的。为了全面提高专利质量,确保实现专利法鼓励真实创新活动的立法宗旨,我们国家应当补齐发明人权益保护的短板。

原创 黄辉 知识产权那点事 

 

 

关键词:

喜报!侯庆辰博士荣登新江北报

喜报!侯庆辰博士荣登新江北报

9月20日,新江北报刊印了“侯庆辰:从律师到创业者 致力于推广知识产权服务”。   搭建沟通桥梁,推广企业文化。 华讯是您连接中国与世界、技术与市场的桥梁。   --侯庆辰 点击链接:https://www.njxjbb.com/content/2022-09/20/edition139_10.html
2022-09-23
《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已发布,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已发布,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2022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提出了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维护公众健康、促进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新举措,该法将在2023年1月1日起施行。 在该法发布前几日,央视新闻报道了一则农产品行政处罚案件,引起了公众的热烈讨论。2021年10月,榆林罗某夫妇经营的蔬菜粮油店购进了7斤芹菜。当地市场监管局提取2斤进行抽样检查并最终检验不合格。涉案剩余的5斤芹菜,夫妇俩已经以每斤4元价格售出。市场监管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书认定,因涉案芹菜已售出,无购买者信息无法召回,罗某夫妇不能提供供货方许可证明及票据,不能如实说明进货来源,未履行进货查验义务,涉嫌经营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食品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对其做出6.6万元的处罚。 公众普遍反映当地市场监管局的处罚过重,笔者认为农产品的安全是公众舌尖上的大事,相关人员必须严格遵守《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有关规定。现结合该事件,介绍《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重点内容:一、实施农产品质量安全承诺达标合格证制度。承诺达标合格证既包含生产者的具体信息,也包括农产品购销的各类主体的信息和质量安全信息,可以依据合格证追溯所经营农产品的来源。本案中罗某夫妇不能提供供货方许可证明及票据,不能说明进货来源是其主要的违法事实。《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建立的承诺达标合格证制度将更好地实现质量安全能够追根溯源,确保农产品流通各个环节都可以实施更有效、更精准的监管,社会可以更方便地进行监督。二、加强基层监管能力。《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明确了乡镇政府应当落实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责任,协助上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做好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工作;鼓励和支持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建立农产品质量安全信息员工作制度。乡镇政府并没有处罚权,其发挥监督管理、协助的职能,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农村等部门才能作出处罚的决定。罗某夫妇的案件中,行政处罚是由榆林市榆阳区市场监管局作出。三、增大了处罚力度。《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明确了农产品生产经营者相关的多种违法行为,主要包括使用国家禁止使用的有毒有害物质、销售含有的致病性微生物或者生物毒素的农产品、设施设备不符合国家有关质量安全规定等行为,并规定了5千元、5万元、10万元不等的行政处罚数额。罗某夫妇抽样的蔬菜检验不合格,被处罚6.6万元,广大网友认为处罚过重。笔者认为依据《食品安全法》《陕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裁量权适用规则》等法律法规,对于“生产经营致病性微生物,农药残留、兽药残留、生物毒素、重金属等污染物质以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含量超过食品安全标准限量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的”的违法行为,一般情形下的裁量标准为,“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并可以没收用于违法生产经营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1万元的,并处6.5万元以上8.5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1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13倍以上17倍以下罚款。”,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数额并没有超出该幅度。从农药残留(毒死蜱)的客观危害后果或潜在危害性来看,该处罚决定不违背“过罚相当”原则。依据《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第70条,农产品生产经营者销售含有国家禁止使用的农药、兽药或者其他化合物的农产品,违法生产经营的农产品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十万元以上十五万元以下罚款。《农产品质量安全法》正式实施后,销售检测不合格的农产品,即使货值很小,也有可能被处以10万元以上的罚款。 农产品的质量安全应当从源头抓起,重点在于事前的监督,而不是事后的处罚。《农产品质量安全法》的发布和实施应当引起相关从业人员的关注,严格遵守相关的法律规定,才能切实地保障公众舌尖上的安全。  
2022-09-23
瑞典视频游戏集团获得《指环王》系列的知识产权

瑞典视频游戏集团获得《指环王》系列的知识产权

  2022 年 8 月 18 日的新闻报导中,瑞典视频游戏和媒体控股公司 Embracer Group AB 宣布已达成协议,收购拥有J.R.R.托尔金多部文学作品(其中包括《指环王》三部曲和《霍比特人》)的大量知识产权的 Middle-earth Enterprises。   这家瑞典公司现在几乎有无限的商业机会,尤其是“探索更多基于著名人物的电影,如甘道夫、阿拉贡、咕噜、加拉德瑞尔、伊欧温,以及J.R.R.托尔金文学作品中的其他人物的其他电影,并继续通过商品销售和其他体验为粉丝提供探索这个虚构世界的新机会”。   事实上,尽管本交易的具体条款尚未披露,但似乎 Embracer Group AB 获得了全球范围内针对与J.R.R托尔金的奇幻文学作品相关的电影、视频游戏、棋盘游戏、商品销售,甚至主题公园和舞台制作相关的权利。迄今为止,J.R.R. 托尔金的继承人和哈珀科林斯出版集团只保留了印刷出版权。   此新闻提醒读者,文学作品的版权通常包括一些可以全部或部分转移并可以被单独拥有的专有权(即,根据美国法律,复制权、改编权、分销权、公开表演权、公开展示权)。就像力量之戒一样,每项这些专有权都代表权力,允许对文学作品进行有限的开采,而且对该文学作品的完全控制只能由拥有所有这些专有权人所行使。  
2022-09-16
Xenpozyme获美国FDA核准ASMD适应症

Xenpozyme获美国FDA核准ASMD适应症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Xenpozyme (Olipudasealfa)用于患有酸性鞘磷脂酶缺乏症(ASMD)的儿童和成人患者的静脉输注。 Xenpozyme是一种治疗酸性鞘磷脂酶缺乏症(ASMD)患者的药物,ASMD是一种遗传病,历史上称为尼曼-皮克病A、A/B和B型。尼曼-皮克病分为三种类型(A、B和C),具有不同的遗传原因和不同的症状。Xenpozyme用于治疗A/B型或B型患者。它旨在治疗与大脑无关的ASMD症状。 由于基因突变,患有A、A/B和B型ASMD的患者缺乏一种功能性酶,即酸性鞘磷脂酶,这种酶存在于溶酶体(身体细胞中分解营养物质和其他物质的部分)中,是分解某些脂肪所必需的。由此产生的脂肪堆积会改变细胞的工作方式并导致它们死亡,从而影响组织和器官的正常功能,包括肝脏、脾脏、肺、心脏和大脑。 Xenpozyme中的活性物质olipudasealfa是正常酸性鞘磷脂酶的副本。它有望替代患者的缺陷酶,从而减少溶酶体内脂肪的堆积并缓解一些疾病症状。然而,因为药物无法穿过将血液与脑组织分开的血脑屏障,预计不会改善影响大脑的症状。 Xenpozyme获得了快速通道、突破性疗法和优先审查指定。它还获得了孤儿药称号,这为帮助和鼓励开发罕见病药物提供了激励措施。FDA向赞助商颁发了罕见的儿科疾病优先审查凭证,以鼓励开发预防和治疗儿童罕见疾病的新药和生物制剂。  
2022-09-09
上一页
1
2
...
155
这是描述信息

江苏省南京市江北新区江淼路88号腾飞大厦B座20层2001

版权所有◎南京华讯知识产权顾问有限公司

备案号:苏ICP备xxxxxx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京